笔趣阁读书 > 穿越小说 > 东晋北府一丘八 > 第一章 不畏豪强勇少年 第一千五百三十五章 铁骨铮铮怼世家
    最快更新东晋北府一丘八最新章节!

    刘裕微微一笑:“王仆射(王旬现官居尚左仆射,加征虏将军,同时担任太子詹事,隐然已经成为王国宝之下的头号朝中重臣了),请不要误会,我的意思,只是说谋逆之罪也不族诛,并不是对郗家开这个特例,而是以前已有先例。对于世家大族来说,开枝散叶,庶流众多,不可能为了一支一流的谋逆之举,而连根拔除,郗家众人仍然忠于朝廷,并未附逆作乱,所以,卑职同意,只诛郗超,不问其他。甚至,还可以对其未参与郗超的逆谋,而加以褒奖。”

    王旬的眉头微锁,上下打量着刘裕,似乎在惊讶为何已经明显与世家为敌的刘裕,会在这时候发声为世家说话。

    他的疑虑很快就有人来帮忙询问了,司马曜点了点头:“刘裕,朕好像记得,你跟除了谢家以外的几乎所有世家大族都关系不好,今天也是你提出了要朕清查各大世家田契,你看看这些世家大族,没有一个对你不是怒目而视的,为什么你会为郗家说话呢,难道,朕赦免你后,你又要改变想法和立场了?”

    刘裕朗声道:“陛下,卑职的立场和想法,从我从军报国到现在,始终没有变过,那就是上不负君王,下不负黎民百姓,忠于国家,忠于我汉家天下,之所以之前反对世家大族保有田契,是因为这样的行为已经严重影响到国家正常的征丁收税,影响到北伐大业的钱粮人力。北伐胡虏,收复中原,是我们每个大晋子民的心愿,也是必须要做的事,不管多有权势,都不能阻止这个大业。所以,卑职就当着天下百姓的面,公然地说破这一点,为的就是我们的国家!”

    刘裕的声如洪钟,语气斩钉截铁,震聋发聩,每个人都能听出他的那一颗拳拳赤子之心,不免动容,谢道韫正色道:“小裕,说得好。按你的意思,你建议赦免郗氏一族,是不是不想引发现在大晋的分裂和内斗,给外敌可乘之机呢?”

    刘裕正色道:“不错,正是如此,今天最让我高兴的一件事,就是郗超这个多年元凶巨恶,终于伏法,可是最让我伤心的一件事,就是我们大晋的世家高门和庶人百姓,判若云泥,甚至已经公然对立,这个恶果,不是郗超一人所为,是近百年来一步步演化的,高寒之隔,判如云泥,再要这样发展下去,就会如同寇仇了,如果我们内部都要斗成这样,不要说收复失地了,连自保都难!”

    王旬冷笑道:“漂亮话都让你说尽了,刘裕,你在这里做好人想让我们世家对你没这么警觉,然后再突然袭击,过来夺我们世家大族自开国以来就保有的田产,庄客,断我世家大族的命根,以为我们都看不出来吗?”

    刘裕微微一笑:“这些事情,是由陛下决断,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各大世家的田地,都是国家的,是陛下的,更是天下万民的,不管开国元皇帝有过什么诏命,可现在是陛下当国,他有权处置大晋的一切国土,资源,我刘裕身为一个小小的北府军军官,根本无资格参与这些国家大事,只知道尽一个军人的本份,直陈时弊而已。”

    刘裕这段话,说得无懈可击,让王旬也找不到任何反驳之语,只能恨恨地一拂大袖,转向了自己的大棚之中。

    谢琰冷冷地说道:“刘裕,你的口才看来不比你打仗的本事差,不过,你已经成功地激起了我们大晋的内部矛盾,就象你说的这样,大晋的普通百姓现在视我们这些大世家为蛀虫,败类,全然不念百年来我们世家大族作为国之柱石,立过多少汗马功劳的艰辛,然后现在说几句轻巧话就想脱身,是不是太不仗义了?”

    刘裕朗声道:“谢将军,以前玄帅在位时,教育卑职,作为男儿,当顶天立地,有始有终,尽自己的本份,我刚才说过,作为军人,我的本份就是保家卫国,忠心建言,不是因为我刘裕的这几句话挑拨是非,引起矛盾,而是因为世家大族仗着昔日功劳,占了不该属于自己的东西,夺了大晋百姓本该享有的利益。再说了,以前历次危机,只是高门世家的功劳吗?别的不说,就说淝水之战,难道全是靠世家子侄们独立成军,击败前秦的百万大军?”

    谢琰的脸色一变,却是无话可说,只怕到刘裕的声音越发地慷慨激昂,配合着他的手势:“北府军的战士,绝大多数是普通的农家子弟,是千千万万的百姓,他们从军报国,不是因为投奔世家,而是因为每个人都知道,国若破亡,作为普通百姓,又何以为生?世家确实出钱出粮,出将出帅,但最后流血牺牲,一线搏杀的,是我们大晋的每个子民,每个将士,这个功,是大家一起的,而不能只归了世家贵族,谢将军,刘裕所言,你可有意见!?”

    谢琰咬了咬牙,也跟王旬一样,一拂袖,转身就回了大棚之中,看台上爆发出一阵雷鸣般的叫好之声。

    刁逵冷笑道:“刘裕啊刘裕,你这种煽动人心的本事,可是越来越厉害了,我看,你是想在民众之中结人心,拉威望,达到你不可告人的目的!陛下,刘裕实在是包藏祸心,不可不察也!”

    刘裕哈哈一笑:“刁廷尉,难道忠言进谏,就是包藏祸心?难道揭发郗超这个元凶巨恶,就是图谋不轨?或者说,我应该眼睁睁地看着你刁大人,还有你的兄弟,在京口,在彭城,在全国各地的州郡,开设戏马台,银勾赌坊这些销金窟,引诱民众过去输个倾家荡产,然后被迫卖身为奴,成为你刁家的庄客,乐属?”

    “我知道,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一般来说,别人赚钱,我也不会坏人好事。但是对不起,你刁大人的赚钱之道,已经严重地毁了国家,让陛下征不到丁,抽不到税,让百姓无立锥之地,世代为奴,那就怪不得我跟你作对了。如果说我刘裕在大晋内部还有必须要对付的人,要铲除的恶事,那你刁大人继续这样为害国家一天,我就会跟你斗一天,就象我跟郗超不可能两立一样,绝无妥协!”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www.biqud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