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读书 > 穿越小说 > 东晋北府一丘八 > 第三卷 淝水鏖兵天下倾 第七百二十七章 一代枭雄辞世语
    桓石虔和桓石民都不敢再出一声了,竖起耳朵,圆睁双眼,生怕漏过一句重要的话。

    桓冲努力地调整了一下呼吸,看着眼前的两个儿子,轻轻地说道:“灵宝这回巨资买下了关中豪强鲁宗之,又,又来信请我表举他为南阳太守,你可知,你们可知他是为了什么?”

    桓石民说道:“灵宝这是想以鲁宗之镇守襄阳一带,以吸引关中流民来投,建立他自己的势力。”

    桓冲点了点头:“这就是了,他现在怀疑我想占着荆州不还给他,却不了解我的这一片苦心。我死之后,你们要继续控制荆州和江州,暂时不要把这刺史之位相让给他,明白吗?”

    桓石虔睁大了眼睛:“父亲大人啊,你这是在说什么?你刚才,你刚才不是要我们奉灵宝为荆州之主吗?”

    桓冲叹了口气:“我说的是,你们身后要把荆州给他,但不是现在。灵宝天资绝顶,但从小就容易满足,我们这些长辈一旦夸奖他,他就,他就容易骄傲自满,停止不前,所以,所以为了逼他成为象他父亲那样伟大的人,我们,我们必须要给他安排一条最艰难的路,荆州,只有让他自己想办法拿到,绝不可以就这样轻易地相送!”

    桓石民咬了咬牙:“父亲大人真是用心灵苦,但这样一来,灵宝会恨上我们,所以,所以你要为我们早作安排?”

    桓冲点了点头:“正是,鲁宗之,鲁宗之毕竟是外人,如果现在灵宝没有掌握荆州的情况下,就,就要这个人来控制荆北,南阳,那是件,是件很危险的事。我们桓氏内部再怎么争斗,都不可以,不可以让外人得利。所以,这个鲁宗之,绝不可以现在就让他控制南阳。”

    桓石民点了点头:“那您认为,让谁控制南阳比较合适?”

    桓冲的眼中光芒开始黯淡,他吃力地说道:“杨,杨佺期。这个人,这个人一定要重用。”

    桓石虔讶道:“为什么?他们杨家,当年失了梁州,落难来投,父亲大人说过,这弘农杨氏是有野心的,不可大用,为何现在要说重用?”

    桓冲叹了口气:“因为那时候还没有鲁宗之。杨佺期有将帅之才,一旦,一旦让他有了根据之地,那是能有所作为的,而且弘农杨氏,从东汉太尉杨震开始,就是,就是名门大族,只是因为,因为投奔我大晋太晚,还在北方胡人朝中为官,所以,所以被高门世家所不容,甚至以为他们,他们是寒门。这样的屈辱,杨氏父子是拼了命地想要洗涮,所以,所以我们只有压着他们,才可以,才可以为我们所用。”

    “现在,现在北伐,杨佺期率兵出征,你们记住,要让他,要让他亲自夺取洛阳,有了,有了这个功劳,就可以表他,表他为南阳太宗,让鲁宗之,鲁宗之为长史,有杨佺期压制鲁宗之,可保,可保荆州北方平安,也不至于,不至于让灵宝有在北方发展的想法,这样,这样才会让他专门去建康夺权。”

    桓石虔咬了咬牙:“父亲大人真的是深谋远虑,只是这样一来,不是更得罪了灵宝吗?”

    桓冲长叹一声,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如果有一天,他真的可以自己夺回荆州,就会,就会明白我的苦心了,记住,鲁宗之也好,杨佺期也罢,都是外人,只有我们桓氏自己人,才是可以依赖的,若灵宝实在容不下你们,可教儿孙们逃往关中,留一支血脉,明白了吗?”

    桓石民与桓石虔对望一眼,点了点头:“孩儿谨遵父亲大人的教诲。”

    桓冲满意地闭上眼睛,他的声音渐渐地低了下去:“洛阳,洛阳的事情,退兵,五十里,让,让苻晖走,走…………”突然,他的头一歪,手也无力地垂了下来,桓石虔与桓石民兄弟的哭泣之声,顿时在室内回荡了起来:“爹!”

    五天之后,建康城。

    一处僻静的小院之中,桓玄一身孝服,站在小湖边的假山之上,虽然他穿着重孝,可是脸上却无太多哀伤之色,一边站着的殷仲堪只剩下的那只独眼眨了眨:“灵宝,出去之后可不能这样啊,叔父大人去世了,你既不回荆州,也不大办丧事,只怕传出去对你风评不好啊。”

    桓玄冷冷地说道:“他死的太不是时候了,这个时候,害得我还要为他戴孝,都不能在建康城中活动了。这一阵谢家和王国宝斗的可是越来越凶,我却不能在这时候发挥自己的作用,殷兄可知我有多着急吗?”

    殷仲堪摇了摇头:“不过不管怎么说,令叔父还是厉害的,就算死后也是秘不发丧,秦军苻晖所部,在他的威逼之下,终于还是受不了,七万大军,带着十余万户氐人民众,昨天还是撤出了洛阳,梁州刺史杨亮之子杨佺期和杨广,率五千先锋,已经进了洛阳,捷报这几天就会传来。”

    桓玄的眼中冷芒一闪:“又是这个杨佺期,哼,桓冲就是死了也不肯放过我,用这个杨佺期立此大功,只怕就是想夺了鲁宗之的位置,不让他占了南阳罢了。”

    殷仲堪讶道:“不会吧,鲁宗之可是花了大价钱的,难道他们就不用了?”

    桓玄冷笑道:“比起让我回去夺了他两个宝贝儿子的危险相比,鲁宗之不用也没什么。反正杨佺期也能为他们招来一些北方流人,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殷兄,我现在感兴趣的,已经不是中原,而是长安。”

    殷仲堪的眉头一皱:“你还是认定刘裕去了长安吗?只是他一个人到那里能做什么?我觉得他应该是跟慕容兰去了邺城,谢家恐怕是要跟燕国达成什么协议才是。”

    桓玄摇了摇头:“如果我是谢玄,一定不会让刘裕在这时候去河北。跟慕容垂在这时候没什么协议好达成的,现在慕容垂强攻邺城近两个月,各种手段用尽也无法攻克,苻丕并不是块好啃的骨头。反倒是长安那里,最近只怕会有大的变化了。殷兄,你看好吧,苻坚得了苻晖的兵力之助,一定会主动先出击的,就看他,是打慕容泓还是打姚苌了。”

    说到这里,桓玄顿了顿,笑道:“我想,应该是先打姚苌的羌人吧,毕竟,柿子要找软的先捏!”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www.biqug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