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读书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第591章
    第591章

    小糖听得双眼发光。

    嗷嗷嗷,鸢鸢这是要宅斗了吗?

    好激动呀!

    南鸢住的这一间小院面积不小,光身边伺候的贴身丫鬟就有三个,更别提其他粗使丫鬟和婆子。

    王氏为了拉拢沈熙瑶,这慈母做得可谓十分上心。

    南鸢刚穿过来就跟宸王有了瓜葛,回来之后在思考之后的打算,中间隔了一日便又入了宫,身边这几个丫鬟倒没有留意。

    沈国公府里的丫鬟和家丁穿着统一的服饰,三个丫鬟身材也没有太明显的区别,南鸢光看脸根本辨别不出来。

    于是,她并未看这三人,只是根据沈熙瑶的记忆挨个叫这几人的名字,每人问几句后,根据声音对号入座。

    小糖突然对南鸢道:“鸢鸢,三人中的这个叫半夏的丫鬟很忠心,气运子重生之前的那一世,半夏便一直陪在沈熙瑶身边,处处防备着沈幽若,可惜后来沈幽若觉得她碍事,想办法把她弄死了,挺惨的。”

    “我知道。”南鸢有沈熙瑶的记忆,当然知道。

    留下了那个叫半夏的丫鬟,其她两人便被南鸢支了出去。

    原配夫人是生沈熙瑶的弟弟沈熙阳的时候大出血去世的,那个时候沈熙瑶还不到两岁。

    所以,她身边的一切都是王氏安排的,包括她院子里的丫鬟婆子。

    只有半夏是沈熙瑶一次外出,从人牙子手上买来的。

    在沈熙瑶的记忆里,这位半夏不但忠心,而且心思敏捷。

    有一次半夏大胆提出另两个丫鬟紫苏和秋桑可能是王氏派来监视沈熙瑶的人。

    但那时沈熙瑶已经被王氏的慈母表象蒙蔽,还因此训斥了半夏,自那之后便不怎么重用半夏了。

    其实沈熙瑶也不蠢,怎么可能不知道紫苏和秋桑是王氏的人,但她滤镜太厚,早就把王氏美化了。

    她心里会下意识地替王氏开脱,觉得王氏就算派人盯着她,也只是因为不放心她。

    这么多年,王氏若真的想对付她,她怎么可能活到这么大,还有了才貌双全的好名声?

    此时,被留下的半夏垂首而立,神情有些忐忑。

    姑娘为何独独留下她一人?

    莫非又是紫苏和秋桑在姑娘面前说她坏话了?

    “半夏,我走之后的这段时日,府里发生的事情,你知道的都给我说一遍。”

    半夏听到这话,心下诧异。

    姑娘难道是在试探她?若她说了主母的坏话,姑娘怕又要不高兴了。

    半夏年纪虽小,却因为幼时吃了不少苦,颇擅长察言观色,尤其是这些主子的心思,她觉得自己还是能看出几分的,可惜姑娘不信她。

    南鸢歪在短榻上,看她一副低头沉思的模样,便知这小丫头在想什么了。

    “你如实说,不用避讳什么,紫苏和秋桑我信不过,是以我找了你。”

    半夏闻言唰一下抬头,“姑娘……”

    很快,半夏便极有条理性地把南鸢离开这两个月的事情,事无巨细全都说了一遍。

    两个月间,王氏参加了几次宴会,但没有带沈幽若,只带了姨娘生的庶女,还有二房三房的两个姑娘,又刷了一波好名声。

    大公子沈熙阳从清风书院回来了一次,给王氏和沈幽若都带了礼物,但没有沈熙瑶这个胞姐的。

    还有一些其他大大小小的琐碎之事。

    半夏到底只是一个小丫鬟,知道的也都是一些其他丫鬟也知道的事情。

    “姑娘,外头也发生了几件事,姑娘可想知道?”

    “你说。”

    半夏一连说了好几个八卦,说得那是有模有样。

    南鸢对她投去赞赏的一眼。

    半夏这挖掘八卦的水平堪比现代世界的一线狗仔,日后想听什么八卦,找半夏准没错。

    说到最后一个八卦的时候,半夏放低了嗓音,“振国将军府上发生了一件丑事,那庶出的二姑娘据说在去寺庙烧香的路上遇到了歹人,人在第二日才找到。

    这位二姑娘据说已经被歹人……玷污了清白。”半夏说到后面,声音放得愈低。

    南鸢听到这儿,微微沉眸。

    小糖突然冒泡,“鸢鸢,是重生气运女干的!”

    “嗯,她这手段倒是干脆又狠辣。”

    “气运女重生就是为了复仇,手段肯定狠辣。”

    南鸢若有所思,“这么早就把白莲花庶妹干倒了?”

    古代世界本就对女子苛刻,一个女子清白被毁,一辈子也就毁了。

    小糖立马道:“没有没有,白莲花庶妹岂是那么好干倒的,庶妹的姨娘又生一计,打算让气运女的这个庶妹暴病身亡,到时候再给她重生整一个身份。”

    南鸢:“……受教了。”

    “鸢鸢,咱不慌,这次刚好从重生气运女那里学学宅斗攻略,这样,日后等鸢鸢需要宅斗宫斗的时候,直接就是王者模式啦,嘻嘻嘻。”

    南鸢淡淡道:“哪里用得着这么麻烦,看不顺眼的直接干掉好了。”

    小糖:不愧是鸢鸢!

    但是,这种世界又不是可以随便杀杀杀的修真世界,没有那么容易就把敌人干掉叭?

    还是得弄点儿计谋策略啥的来借刀杀人。

    南鸢这屁股还没有坐热,皇上的赏赐便来了。

    南鸢不得不从舒服的短榻上起身,出去迎接送赏赐的太监。

    送赏赐的太监是皇上身边的大红人林公公,南鸢已经见过多次,算得上老熟人了。

    林公公尖着嗓子每念一件赏赐,便有两个太监抬着那赏赐送往南鸢的小院。

    什么金银珠宝,什么绫罗绸缎,什么参鹿茸等珍贵草药,还有各种玉器瓷器摆件,什么吉祥玉如意,什么珊瑚盆景,更甚者,还有那种能闪瞎眼睛的金子,非常不实用。

    一张赏赐单足足念了两刻钟。

    这些赏赐多得让人眼花缭乱,国公府里的大房二房三房全都看红了眼。

    虽然宸王有怪病,当宸王妃没有当七皇子妃有前途,但就冲着当今圣上对宸王的溺爱程度,沈熙瑶说不定比七皇子妃还要风光!

    “林公公,皇上为何突然赏下这么多东西?”南鸢跟林公公也算老熟人了,没有拐弯抹角,直接问他。

    林公公乐呵呵地道:“没啥缘由,皇上就是满意沈大姑娘这个儿媳妇,心里高兴。皇上一高兴,就想赏赐点儿什么。”

    说着,林公公瞅了一眼国公府的其他人,低声道:“洒家可否跟沈大姑娘借一步说话?”

    南鸢便让林公公去了自己的小院,让丫鬟奉上茶水。

    林公公也没急着离去,优哉游哉地留下了喝了这杯茶水。

    “沈大姑娘这茶味道差了点儿,方才洒家念赏赐名单,里面有几罐贡茶。”

    南鸢看他一眼,“这茶自然比不上御赐的贡茶。林公公是个大忙人,有什么话便直说吧,我就不耽误公公了。”

    其他人在林公公面前的态度多是谄媚恭维态度,南鸢这样的倒是少见。

    不过林公公脸上笑意并未减少。

    “沈大姑娘,皇上的确有口谕让洒家带给你……”

    南鸢听完林公公的话,眼皮子跳了跳。

    “林公公,敢问皇上如何得知宸王殿下对我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

    林公公继续笑呵呵,“那可不止是皇上知道,宸王府里的下人们都知道,沈大姑娘一走,宸王殿下就在门口望着沈大姑娘离开的方向看了好久。”

    南鸢想到第一次去宸王府,看到那门口跟个木桩子一样杵着的小呆子,不禁轻叹了一声。

    这小呆子是不是又要日日去门口当望妻石了?

    “呵呵,皇上的意思是,沈大姑娘能不能送个什么贴身小物件给宸王殿下,也好让宸王殿下睹物思人?”

    南鸢沉默了一会儿,忽地微微一笑,“死物有什么好看的,我每隔三日给殿下写一封信吧,到时候林公公可派人来我这里取信。”

    林公公双眼一亮,“还是沈大姑娘聪颖,还有什么比写信更好的!”

    “请林公公稍等片刻。”

    “不急不急,洒家一点儿都不急着回宫,沈大姑娘可以慢慢写,写得越多越好。”

    南鸢眉心抽了抽,林公公不愧是大晋帝身边的大太监。

    没多久,南鸢便将厚厚一封书信交给了林公公。

    林公公走的时候,嘴巴都笑得合不拢了。

    回宫之后,林公公果然就因为这事儿被大晋帝大大夸赞了一通,赏赐自不用多说。

    然后,大晋帝亲自拿着南鸢匆忙间写的这封信去宸王府找宝贝儿子了。

    大晋帝过去的时候,宸王慕懿轩正在书房里看书。

    周嬷嬷和赵公公在书房门口喊了好几声皇上来了,但已经沉浸在医书当中的慕懿轩并没有听到。

    大晋帝让周嬷嬷和赵公公让开,自己站在书房门口对那人喊道:“轩儿啊,父皇来看你了。”

    慕懿轩身姿笔直,恍若未闻。

    大晋帝笑眯眯地继续道:“轩儿啊,你知道父皇给你带来了什么好东西吗?”

    “是沈熙瑶给你写的信,父皇特意让林公公去国公府取的。”

    “哎哟喂,真是好厚的一封信啊,也不知熙瑶丫头给你写了什么?”

    低头看书的慕懿轩突然就有了反应。

    他转头看向门口,目光准确无误地落在了大晋帝手中的信封上。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www.biqud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