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读书 > 其他小说 > 左明天下 > 第三十章 得意
    不但如此,他家院子里还多了一只狗,被铁链子栓在门口。

    “哼。”

    张九言冷哼一声,哪里还能不知道张天寿这是为什么,还不是做贼心虚,怕自己来报复吗

    但老话说的好,只有千日做贼的,没有千日防贼的,你张天寿防的了我一天两天,防的了我十天一百天吗

    “汪,汪,汪,,,”

    那狗着实厉害,张九言纵然藏在暗处,但还是被那只狗发现了,不停的冲张九言狂叫。

    这声音来的突然,张九言也被吓了一跳,看来今天是不行了。

    “你给我等着。”

    张九言暗骂一声,而后不甘心的走了。

    张天寿房里,只见他搂着自己婆娘,那是无比的快活。

    这个婆娘不是他的原配,而是他新娶的。

    要说他以前的那个婆娘也是命苦,当初嫁给张天寿的时候,他张天寿啥也不是,家里也一穷二白。

    这样的情况下,他原配婆娘不离不弃,跟着他吃苦受累。

    后来张天寿靠着各种算计,心狠手辣,发起来了。

    手里有钱了,张天寿就看不上他那婆娘,嫌她人老珠黄,就把她给休了。

    可怜这时候他的原配婆娘年纪不小了,再嫁也难,据说被休了后,受了刺激,有些疯癫,

    再后来她娘家也不管她,最后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哎,提起这事情,没人不骂张天寿的。

    张天寿看着身边的美人娇滴滴的,心里那个乐啊。

    把美人抱在怀里一顿摸,只乐的哈哈笑。

    美人见时机难得,就趁机要求张天寿,说自己看上了一个珠钗,要张天寿买给她。

    这女人也看得明白,张天寿连原配婆娘都可以不念及情分,她又算什么。

    等到自己人老珠黄了,她也免不了扫地出门的下场。

    于是只要张天寿高兴,她总是趁机要这要那,为的就是等以后不得宠了,可以有钱活命。

    归根究底,她和张天寿,不过一个图美色,一个图钱财,本就是利益交换,哪来的什么真感情。

    张天寿心情大好,一口答应买珠钗,而后就搂着女人一阵亲。

    张天寿的口臭令人作呕,女人几次想要推开,但是却不敢拒绝,只得是强颜欢笑。

    突然听得门外一阵狗叫,张天寿一个激灵,从枕头底下抽出一把短刀,轻手轻脚的躲在了门口,像是等待歹徒推门而入。

    女人也是吓了花容失色,躲在被子里面直打哆嗦。

    但是好半天,都是不见动静,张天寿便陪着小心,轻轻出了房门,去外面看了看。

    没多大功夫,张天寿又回来了。

    女人说道“怎么样是不是那张九言来寻仇了”

    张天寿干的这些缺德事,作为枕边人,女人自然是知道的,这时候不免担心。

    她也听说以前那呆呆傻傻的张九言变了,变得他老子张桂生都管不住了。

    现在张天寿把人家房子都给烧了,人家能不跟张天寿玩命吗

    张天寿把短刀藏好,不屑的说道“不过是个半大小子,毛都没长齐,能奈我何要不是为了脸面,老子早就把他抓进大牢了。”

    这话还真是张天寿真心话。

    张九言几次让他难堪,让他丢脸,他当然是怀恨在心。

    请捕快兄弟把张九言抓进大牢,那也不是不可以。

    但是这样一来就落了下乘,让人以为他张天寿老了,连个半大小子都斗不过了,以后办起事来,难免碍手碍脚。

    所以为了长久打算,他还是决定等到张九言爹欠他钱到期的时候,再去抓人,这样谁都说不出话来。

    “睡觉。”

    把刀藏好,张天寿又是搂着女人,想要快活。

    女人这时候还在害怕,不安的问道“老爷,就算他家还不上钱,把他家田地给占了,可到时候你们也不死不休了,难不成你还天天防着他

    要依着我看,不如还是算了,两家讲和,老爷你也踏实了。”

    这倒不是这女人担心张天寿的安全,她主要是担心自己的安全啊。

    她还年轻,可不想跟着张天寿稀里糊涂的被人给做了。

    “哈哈哈,,,”

    张天寿哈哈大笑几声,好像是听到了最大的笑话一样,

    “你这婆娘,真是头发长,见识短,你以为他们父子进了大牢,还能出来吗”

    “啊,老爷你是说”

    女人一惊,她没有想到张天寿竟然这样狠心,都是一个村的,还彼此沾着亲,竟然还能真的下这样的手。

    此后的几天,张天寿小心警惕,张九言几次去找他,都是没有找到机会,这让张九言是失望不已。

    不过这时候有机会也很难下手了,因为张桂成似乎感觉到张九言心中的怨气,把家里的菜刀,做木工用的工具,都藏起来了。

    没有了菜刀,要想和身强力壮的张天寿打,而且张天寿还随时有短刀护身,吃亏不是一点点。

    同时,随着时间的流逝,明天,就到了还钱的期限,但是这时候的张九言,却是没有银子还债。

    这可如何是好,凭着张天寿的性子,张九言知道这一次他是绝对不会轻易罢休。

    张九言爹这时候无奈的说道;“算了,实在不行,就把田地贱卖给张天寿了,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张九言娘听了,一想到家里房子没了,现在田地又要没了,不由得是忍不住,眼泪又落下来。

    但她还是强忍着不敢哭出声,怕张九言再伤心难过。

    这几天,张九言都是一个人发呆,一坐往往就是一天,她都怕张九言出事,入了魔怔。

    听爹说要贱卖田地,张九言脸上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你以为我们贱卖了田地就没事了吗”

    张九言爹一阵惊讶,“怎么,田地都给了他,难不成他张天寿还要对我们赶尽杀绝”

    张九言转过头来,看着爹,说道“赶尽杀绝这样的事情难道张天寿没做过吗”

    一句话,就说的张九言爹无言以对,

    张天寿这些年靠放高利贷发财,还不知道多少人被他弄的家破人亡,这缺德冒烟的事情数都数不过来。

    s希望大家多多投票支持。新书期间投票很重要,多多投票,多多收藏,多多打赏,谢谢。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www.biqud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