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读书 > 都市小说 > 我就没想出名 > 第31章 我要回家
    “妈,我回来了。”孟南敲着家门,心中有些忐忑。半年没回家,父母的样子都有些陌生了。

    门立即打开,开门却是的爸爸孟海波,他身上围着围裙,一手还拿着擀面杖,一把抓过孟南手中的提包,欣喜地笑道

    “快进来,外面冷。”

    孟南愣了一下,拖着行李进了门,问道

    “怎么你做饭我妈呢”

    “你妈昨晚扭着腰了,今天我做饭。”孟海波笑着又回到了厨房。

    孟南一惊,道

    “这么不小心,怎么扭着腰了,现在怎么样”

    “我没事别听你爸说”郑君不高兴地喊道,孟南这才看母亲郑君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这才放下心来。还能坐着看电视,就说明问题不大。

    郑君腰上缠着一个电暖护腰,脸色也有些苍白。头发早就花白,不过郑君注意形象,每过段时间都去染成黑色。现在新长出来的头发根花白,发梢却是黑的,看在孟南眼中,无比刺眼。

    什么时候,妈妈都这么老了

    孟南有些心痛,问道

    “腰是怎么扭到的”

    郑君拍拍孟南,笑道

    “我没事,别关顾着看我,快放下东西,一路上累了吧,快去洗手,然后来吃香蕉。”

    “哦。”孟南不善表达,压住心中的情绪应了一声。爸爸脸上的皱纹似乎也更多了。

    他走进厨房,孟海波一边切菜,一边絮絮叨叨地道

    “别看你妈现在能的,昨晚上都没她叫的响。当时她就坐地上了,哎呦那个难为得我啊,站着拉吧她嗷嗷叫,蹲着扶吧我自己腰疼得站不起来。当时难为的我啊,你妈坐了半小时我也没把她扶到沙发上,要不是隔壁王媛丫头来帮忙,都不知道要在地上坐多久。不过现在好了,今早门口刘大夫看过,给敷了药,骨头没伤,就是扭到筋了,养着吧”

    孟南默默洗手,心中酸楚。

    大冷天的坐在地上他抬头看了一眼父亲,年轻那会开长途大卡车的精神头完全不见了,长期开车还留下腰肌劳损的病根。

    孟南今年23,父母却都超过60了,孟南上面其实还有一个哥哥,不过五六岁时夭折了,后来才有的他。

    孟南坐到沙发上,有点沉默。

    家中安静了下来,只能听到父亲咣咣咣的切菜声。

    孟南看着母亲脸上的皱纹,父母年龄逐渐变大,需要人照顾,又只有自己一个儿子。

    要不回家吧

    有了系统,单靠直播我也能赚到钱,怎么也不愁吃饭的事情。

    至于自己社恐不敢直播的麻烦,相对于父母无人照顾的窘迫不值一提,总是能克服的

    孟南突然下定了决心,心中顿时松了下来,孟海波正好端着一盘切好的苹果出来,孟南便笑道

    “妈,过完年,我就不去离州工作了。我想回家。”

    他总不擅长在自己至亲面前表现真实情感,不好意思说自己想回家是为了方便照顾二老。

    “什么”郑君声音突然变大。

    孟海波也愣了一下,紧接着问道

    “为什么工作中遇到什么困难了吗”

    孟南想了想道

    “确实,我在标致游戏干得不开心。”

    确实解决不了,宋东来买千里之外的授权,自己把他怼了回去。估计过年回去还要旧事重提,可是坑爹的系统拿走99,导致自己反过来要交2万多的税。

    毕业一年,他总共才存了不到3万块,被系统糟蹋了2万后,又从新宝岛和极乐净土的播放和打赏中赚了2万多,现在总算回本了,略有小赚,存款大约3万多。

    自己这点小身家可承受不了2万多的税。可不卖歌的话,你又在人家公司上班,能有好果子吃

    郑君本着脸道

    “不行你学计算机的,在大地方才能找到工作,我们酒州就是个小城市,你能干嘛”

    孟海波也坐了下来,语重心长地道

    “孟南,遇到困难不要紧,想办法解决,如果解决不了跳槽就是了,干嘛要回家你大学不白学了吗”

    孟南信心满满地道

    “我可以靠直播赚钱。”

    “直播”孟海波这个年龄的人有些跟不上时代的变化,郑君疑惑地道

    “就是你在哪个叫什么花房tv上跳的东西搔首弄姿的像个女人,能赚钱”

    “不赚钱谁干啊”孟南笑道

    “现在我在花房tv也有几万粉丝,每天坐电脑前直播个两三小时,一个月起码也能赚个万把块吧。你说的那前两首歌,就你说像女人的那两首,在几个网站总共赚了2万块左右,总共才半个月功夫。”

    孟南还想告诉父母,自己其实已经进入一级待选明星名单,不过想想还是算了,等真的晋级才说出来也二老高兴高兴。

    “2万块”郑君深深看着儿子,笑容逐渐浮上脸庞

    “出息了啊”

    在小城市2万块也是不少的收入了,孟海波在长途运输最赚钱那几年,每个月也差不多这个数字,不过那是卖命钱,坐在电脑前直播就安逸得多了。

    孟海波更是喜形于色

    “你不看看那是谁的种”

    郑君翻了个白眼,道

    “回家可以考虑,但是回来的话咱们必须有个正经工作,光靠直播万一哪天没人看你了怎么办万一你写不出来歌曲了怎么办喝西北风吗”

    她还是有点犹豫,自己老实巴交的儿子怎么就突然变成主播了而且还能写歌赚钱这就像做梦一样不真实。

    要不是王媛给他说过孟南现在很火,她肯定怀疑孟南在骗自己。

    孟海波附和道

    “对我听人家说了,创作非常不稳定,说不定你一年都写不出什么歌。你总不能一年就赚两万块吧,那可怎么找老婆。”

    孟南辩解

    “不可能写不出来,再说我还能直播”

    “你不还没直播吗一个月能赚多少钱都是你自己猜的,万一赚不到呢”郑君摇摇头,写歌这种事太不稳定了,直播怎么听都不像靠谱的工作,便又道

    “老孟,我上次听孟南三叔说,市电视台要招人,虽然是合同工,也是个正经工作啊。能不能走走他的关系,让孟南进去”

    什么合同工没有编制就是临时工

    孟南有些无奈。

    在小城市,大家基本只认可政府机关、事业单位之类的铁饭碗,哪怕只是个合同工,哪怕收入再低,大家也觉得那是正经工作。像直播这种新兴产业,父辈们是绝对不认可的,在他们眼中,那是无所事事的混混才干的工作,大约等同于街头流动摆摊的小商贩。

    孟海波想起自家老三平日就趾高气昂的模样,现在要低头去求人,但还是咬了咬牙道

    “好明天孟南爷爷家聚餐,我问问老三。”

    孟南暗自咬了咬嘴唇。

    孟南三叔孟海涛是孟家最有能耐的人,混到副台长,再加上老台长年龄到线,马上退休,他很有可能接任。

    孟南一直不喜欢三叔的那看不起人的眼神,但是为了父母放心,也无所谓去试试。不过让父母去为自己求人,他心中还在犹豫。可是不让父母去找三叔,他们也不会同意自己回家。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www.biqud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