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读书 > 玄幻小说 > 凶灵秘闻录 > 第三十章:生路与回归
    何飞在跑,在体能完全耗尽的情况下依靠毅力强行奔跑,用压榨生命力这一极端方式玩命狂奔,承受着随时可能猝死的风险朝目标跑去。

    朝一栋豪华高大的欧式楼房跑去

    而那栋楼房则也恰恰是何飞进入这场任务世界时最初出现的地方,同时也是那副诡异油画所存在的地方。

    没有人知道最后何飞为何要跑向那里,更无法知晓在女螝索命追击下哪都不去唯独赶往此地,唯一知道的是,此时此刻,在这片幽深阴暗的夜幕环境下,在这座已基本被冰霜覆盖的死亡小镇中,何飞,目前距离楼房大门已仅剩最后5米,只需在过一两秒,他就会冲入其中,彻底冲入楼房。

    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

    “死”

    就在此时,身后,传来女螝狰狞大吼,连同一起的,还有女螝身形的骤然加速。

    用快过何飞10倍以上的恐怖速度冲来,不仅将双方原本七八米间距眨眼间缩减至一米,那双代表死亡的惨白螝手亦直直抓向青年后背

    至于何飞,他虽未回头观察,可当听到女螝大吼的刹那间,背脊,瞬间涌现出一股寒意,一股冷深入骨髓的阴冷寒意,与此同时脑海潜意识亦冒出一段警告,一段迫切至极的疯狂警告

    你死了,你已经死了。

    一秒,只需在过一秒,一秒后,你就会死,被瞬间杀死,死无佺尸

    是的,警告如此,现实更是如此,画面转移,转移至楼房大门,何飞虽已奔至门前,但由于女螝速度实在太快,尾随而来的女螝距离何飞也已不足一米,直直抓来的惨白螝爪更是已不足半米

    如不出意外的话,女螝百分之百会抢在何飞冲入楼房前将其抓住,然后像碾死一只蚂蚁般将他弄死,很明显,何飞没有机会了,他十有八九会死在距离大门还剩最后一米的地方。

    受潜意识影响,加之察觉出身后异常,何飞陷入绝望,内心发出哀嚎。

    没想到最后还是要死,真没想到最后仍是这种结果,我,这次真的要死了,可是都已经坚持到现在了,这样死,就这样被杀死我不甘心,不甘心,我不甘心啊

    所以我,不能死,我如论如何都不要死

    于是

    凭借这股怒意,依靠这股不甘,就在女螝追至背后,代表冰冻代表死亡的索命螝爪也还差几厘米就要触碰到青年背脊之际

    奔跑中,似乎想到了什么又似乎做出了某种决定,楼房大门前,即将被抓的最后一刻,即将毙命的最后一刻,何飞面容瞬间狰狞,双目尽是血丝

    然后

    他猛然回头,猛然转身

    直接用正面朝向了女螝,首先映入眼帘的也果然是一张和他几乎面贴面的惨白女人脸,是女螝正是这只欲夺走他性命的索命厉螝

    “死”

    而此刻,聆听着近乎震破耳膜的尖利嘶吼,何飞就这样突兀转身,在距离楼房大门还剩最后3米的位置上转身,在女螝还差最后几厘米就要抓住自己时毫无征兆转过身去,面朝女螝,用满是狰狞尽是血丝的眼睛和女螝面对面,接着,一件出人意料的事情发生了。

    “该死的是你才对”

    何飞猛然爆发出一声疯狂咆哮,双手前伸,他,抱住了女螝

    竟然已一种不躲不避的姿态任凭女螝抓住了他,而他的一双手臂则也同时抓住了女螝身躯

    先不说何飞为何要说该死的是女螝也不谈他这样做是为了什么,接触女螝的刹那间,何飞只有一种感觉。

    冷

    彻骨冰寒的冷,深入骨髓的冷,比脱光衣服置身南极冰川还要剧烈数百倍的冷

    那股冷意数百倍超乎想象,甚至连思维、直觉乃至灵魂都被冰封住了。

    感觉是这样,现实中则更加可怕的多,后果也严重的多。

    刚一抱住女螝,就见何飞与女螝身体之间的接触部位便已瞬间出现冰霜,被一大片冰霜包裹,覆盖,然后以肉眼可见速度快速蔓延,朝何飞全身上下的每一处地方蔓延开来。

    可以预料,至多两秒,何飞整个人就会被冰霜完全覆盖,而一旦完整覆盖,届时是何下场可想而知。

    不过

    何飞要的就是这种结果,或者说,他要的就是这区区两秒的时间

    是生还是死

    全在这短短两秒之中

    “呜啊”

    趁着冰霜只冻结自己一部分上半身,趁着自己还没有被完整冰封,更是趁着双腿仍能使出力量,抱住女螝刹那间,何飞吼声连连,发出前所未有的凄厉狂吼,吼叫的同时,双腿骤然发力,竟是借助本就狂奔已久的冲锋惯性强拉着女螝朝前扑去,朝正前方,朝3米外那扇楼房大门死命撞了过去。

    似乎察觉到青年意图,又貌似很不愿进入眼前这栋楼房,不知怎么的,前冲过程中,刚刚还狰狞狂妄的女螝竟瞬间变了表情,那赤红如血的眼睛居然闪过一抹从未有过的惧色

    女螝开始挣扎,而挣扎所体现出来的结果则是本就快速蔓延于何飞身体的冰霜进一步加速,进一步冻结青年身体,看样子竟是想抢在进入楼房前将这名死抱自己的可类变成冰渣

    然,还是迟了些,稍稍迟了些

    呼

    哐当

    因为,就在女螝开始本能挣扎,开始发动能力试图将何飞迅速冰封时,受冲刺惯性影响,抱在一起的一人一鬼也已撞开房门,进入楼房客厅,旋即重重摔倒于客厅地面,正前方墙壁,则依旧悬挂着那副女人油画。

    哗啦啦

    接着,是一串清晰渗人的冰块碎裂声。

    最先被冰封住的何飞双臂在摔趴于地的刹那间便因撞击而四分五裂,碎成一地冰渣,被冰封住的小半部分右胸虽未碎裂可也在撞击中布满裂纹,看起来用不了多久也会碎裂。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除一双因撞击地面而当场碎成冰渣的双臂和遍布裂痕的右胸外,何飞的其他身体部分倒未被冰封,或者说由于冲锋速度太快,女螝还来不及将其完整冰封两者就已抢先冲进楼房,进入楼房内部,进入这间豪华客厅。

    “呼呼呼”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由于身体过于寒冷加之被冻住的地方早已失去知觉,摔倒之际,别看何飞模样凄惨骇人,但无论是碎掉的双臂还是遍布裂痕右胸部位皆没有流出一滴血,甚至连疼痛感都没有出现,很明显,低温不仅麻痹了痛觉神经还冻住了伤口。

    也正因如此,倒地之际,何飞不仅没有感受到疼痛就连大脑亦维持着清醒意识,目前青年整个人就这样不发一言一动不动横躺于地,虽气喘吁吁可身体却丝毫不敢动弹,生怕在次动弹会让本就裂痕满满的右胸碎裂,毋庸置疑,失去双臂他或许不会立刻死,可一旦躯体碎裂,那可就是真的完蛋了,何飞当然不会随意乱动。

    至于女螝

    至于那早前同何飞抱在一起并共同摔进楼房客厅中的女螝

    则早已从何飞身前消失,不,不应该说消失,而是被转移了位置。

    或者说打从进入客厅刹那间,女螝就犹如一块磁铁那样被某股未知且看不见的吸力强行拉扯到了客厅正中央,然后

    是一连串震耳欲聋的凄厉惨嚎。

    “呜啊哇啊啊啊额啊,啊啊啊啊啊”

    呼啦,呼啦

    入目看去,客厅中央,就见此时此刻女螝如同被一座透明牢笼所困住般无法逃离,就这样一边发出刺耳惨嚎一边抖动着身躯,惨嚎中,女螝似乎很痛苦苦,她仰天悲鸣,接连扭动身躯,狂风从门外冲入房间,夹杂着密集落叶盘旋于客厅上空,悬浮于女螝头顶,接下来,更为惊人乃至堪称震撼的一幕出现了。

    轰隆隆

    忽然,门外天空划过数条闪电,闪电不仅将世界短暂变为白昼其姗姗来迟的雷鸣巨响亦震的耳膜嗡嗡作响,但,事情并未结束,远远没有结束,正当电闪雷鸣出现之际,也正当何飞被眼前一幕惊呆之际,异变突起。

    嗖

    四条闪烁着银白寒光的锁链从房间阴影处猛然伸来

    伸向客厅正中央,径直伸向置身其中的金发女螝。

    哗啦,哗啦,哗啦

    然后,这些突兀冒出锁链犹如拥有生命一样,刚一接触女螝身躯便快速缠绕开来,自行缠绕,短短数秒就已经将女螝从头到脚死死捆绑,捆了个严严实实。

    女螝则也在被锁链完全捆住之际停住了,莫名其妙停住了,惨嚎戛然而止,身体不在动弹,凝固在了原地,站于客厅地面失去一切动作。

    在然后,冰霜开始从身下冒出,自下而上蔓延,短短片刻就已将身体完整包裹,就这么覆盖住了女螝那早已凝固的躯体。

    女螝,完完全全化为一座人形冰雕

    而在女螝被捆绑,被凝固,被冰冻乃至失去一切动静后,门外,原本持续不休的狂风停止了,树叶飘落地面,就连天空维持半饷的电闪雷鸣亦消失无踪。

    不单客厅重归寂静,连同整座小镇都已恢复为最初死寂状态。

    似乎整个世界都已安静下来。

    沉默,鸦雀无声。

    一切都结束了。

    没有人能够清楚刚刚发生之事是何逻辑,包括何飞在内。

    但何飞目前仍什么都没有做,仅仅只是横躺于地,躺在那座由女螝转化的锁链冰雕附近瞪大眼睛打量着,观察着,直到将冰雕完整观察一遍,大学生才又下意识看向前方墙壁,看向那副女人油画,然后对比起油画和冰雕。

    接下来才赫然发现

    此时此刻,厅中,那座由女螝转化的冰雕无论是样貌神态还是身形动作,乃至环绕身躯的铁链都和画中女人完全一模一样。

    且身后背景,亦同为这间客厅。

    或者说,目前客厅所出现的一幕简直就是油画场景的翻版在现

    “呼”

    直到此时,直到做完观察对比,何飞,这名现已被严重冻伤乃至随时都会毙命而死的大学生才终于长呼一口气,犹如卸下心中一块大石那样全身放松,随着这口气被吐出,早前笼罩已久的恐惧、危机、绝望以及死亡压力等等一切紧张情绪则也消散一空。

    留下的只有如释重负,以及不自觉露出一丝比哭还要难看数倍的苦笑和低语

    “生路,没想到这就是生路啊”

    看到这里或许会有人疑惑,也或许会有人不解,疑惑于生路在哪不解于前因后果,更不清楚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其实答案不算难以理解也不算太过复杂,可以上这些对何飞而言,尤其对于他这名置身其中的求生者而言,不管是最后一刻找到生路还是险死还生解决灵异事件,一切的一切皆是一件难如登天的复杂经历。

    何飞之所以能找到生路,则也恰恰来源于前方那副至关重要的诡异油画

    不错,事实上早在进入任务世界并率先出现于这栋楼房客厅时,那副颇显怪异的女人油画就曾引起过何飞注意,然注意归注意,当时的他却并未细心研究,转而很快将注意力转移至其他方面,没多久,女螝出现,他和陈海龙以及史密斯一行人毫无意外被集体吓破了胆,众人也很快在女螝虚的假幻影的干扰下分散各处,再后来更是一场无法避免的绝望杀戮。

    结果可以预料,在神通广大的女螝追杀下,包括好友陈海龙在内的所有人被屠戮一空,仅剩何飞一人,直到连奋力求生的何飞自己都差一丁点被女螝杀死时,因太阳升起从而侥幸捡回一条命的青年才终于意识到

    意识到单靠躲避耗时间熬到任务结束行不通了,唯一生存希望只能主动出击,主动去解决这场看似必死的无解灵异任务,抢在夜晚来临前抢在被女螝杀死前主动找出生路,亦是此时,决心寻找生路的何飞才算真正在意起细节,从而根据女螝样貌不由自主联想起那副油画,想起那身体被铁链捆绑模样则和女螝非常相近的画中女人。

    可惜何飞不是神仙,白天时他虽已将关键点锁定在了油画上,但何飞毕竟只是名普通凡人,他做不到能掐会算也做不到未卜先知,仅能通过些许微末线索以及个人推理试图从画中发现什么,最后,通过一番细致观察与查找,何飞倒也成功发现了一个重要线索,那便是画后墙壁存在一行文字留言,一条至关重要的价值线索。

    不可否认,凭借超越常人的分析推理能力,凭借那段留言信息何飞很快有所察觉,察觉出小镇中极有可能存在一处能对付女螝的地方,然而这又能怎么样呢毕竟镇子那么大,天知道那处被称为归宿的地方在哪

    于是,怀揣着这一疑惑,压抑着那股不解,急躁不安的何飞重新察起油画

    许是受到信息提醒之故,这一次,他居然有所发现,不,不应该用发现形容,用在意或许更为恰当。

    即,油画背景

    受信息影响,何飞在意起油画背景,在意起画中女人身后那片和这间豪华客厅一模一样的背景。

    不知怎么的,注视着目标,注视着女人被铁链捆绑,又见女人身后也依旧是这间客厅,那时的何飞隐隐意识到什么,加之早已确定画中女人十有八九和女螝是同一人,隐约间,一个念头,一种思绪,更是一个在当时看来全无逻辑的大胆猜测就这样从脑海里犹然冒出

    莫非油画并不代表什么,本身也无法对女螝构成威胁,其存在价值仅仅只是起到某种暗示作用

    暗示

    油画是在向执行者暗示着什么吗暗示这场灵异任务并非无解,并非全无生机暗示生路某种可以解决这场灵异任务乃至解决女螝的生路暗示

    想是这么想,遗憾的是,长达21年的人生经历造就了何飞一向注重逻辑注重证据的性格,所以当最初冒出这一念头时大学生很快就因毫无逻辑全无证据为由否定了这一猜测,并将其抛于脑后,旋即试图找出另一种更为合理的逻辑答案。

    直到

    直到后来他差一点被女螝附身的玛莎骗进死路,直到识破骗局的他重新逃离,直到夜晚重新降临,直到

    被女螝追杀至绝境乃至在无存活希望

    绝境下,受一股极为不甘的愤怒心态驱使,何飞重新想到了那件事,想到了不久前曾被自己发现可又很快被抛于脑后的猜测,一个表面上看无论如何都全无逻辑且仅存在于猜测阶段的生路。

    在然后,活路全无的何飞选择去赌,赌猜测正确,拿自己的命去做最后一搏。

    决定放手一搏的他转移了逃跑方向,不在盲目逃跑,转而引着追杀自己的女螝前往小镇镇东,前方那栋贵族楼房,前往那间有画像存在的豪华客厅。

    结果

    他赌赢了,赌对了

    万万没想到这栋楼房客厅竟真是生路是墙壁信息所提及过得归宿所在地

    而女螝,则也果然被豁出性命的他拽进客厅之际刹那间发生变化,被某股无形且无法抗拒的神秘力量瞬间束缚,被几条突兀冒出的铁链死死捆绑,乃至凝固不动,其最后模样居然同画中女人一般无二。

    不错,这便是生路,是这场灵异任务的生路,解释起来也非常简单,油画的作用即等同生路暗示,暗示着3个方面,第一,油画向执行者暗示画中被铁链捆绑女人是女螝这一事实,第二,利用油画背景也就是客厅场景暗示画中场景在现实中真实存在,至于最后一点则更为清晰,那就是画中女人本身。

    将这3点联系起来,答案便呼之欲出了

    既然画中女人就是女螝本身,而女人还在置身这间豪华客厅时被铁链捆绑,那么,只要将女螝引进这栋楼房客厅,届时女螝也必然会像油画中那样被捆绑,被束缚

    女螝一旦被捆绑束缚,灵异事件才算解决,整场任务亦算完成

    “吗的这是个坑,这,这是个大坑啊海龙,你死的好冤啊,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啊”

    话归正题,待度过最初惊慌恐惧后,横躺于地之际,平复下来的何飞却又渐渐显露出一副明显被人坑了的苦涩表情,除脸孔愈发难过外,那不断蠕动的嘴里则也接连念叨着,念叨着早已惨死多时的好友姓名。

    何飞明白了,想通了,想通了这场灵异任务看似极难可生路却非常简单,可,也正因明白生路简单之故青年才会处于深深懊悔中,懊悔,难以抑制的懊悔,是的,原来生路竟一开始就展现在了自己面前,一开始乃至刚出现于任务世界时他就已置身在一处绝对安全的地方,假如他能早点想通,早点识破油画暗示从而一直躲在楼房里,后面的一切悲剧就不会上演,不仅自己完好无损,陈海龙乃至其他人也不会死了。

    可惜现在才自责已是太迟,近两天时间过去了,陈海龙死了,史密斯死了,玛莎死了,弗兰克死了,就连目前的自己也已处于濒临死亡的重伤状态。

    随着时间的一分一秒流逝,加之女螝因被铁链束缚从而失去冰冻能力,没过多久,门外冰天雪地开始融化,而随着冰霜的融化,何飞原本被冻住的伤口亦开始悄然溶解。

    不单断臂处血液从伤口缓缓流出,一直被冰霜包裹的受伤胸口亦在冰霜溶解过程中开始愈发通红,血液混合着冰水一起肆意流淌。

    剧痛,随之而来,何飞很快化为一个血人,身下地面,则早已赤红一片

    失血过多导致身体发冷,渐渐的,何飞意识开始模糊。

    这是典型的濒死征兆

    毕竟他伤的太重,实在太重了。

    算了,死就死吧,反正也已把女螝解决了,我没有遗憾了,到了下面在向海龙道歉吧额,好累,好像睡一觉

    血液持续流失,青年思维开始混乱,愈发混乱,乃至愈发模糊

    何飞,即将死亡。

    哪怕他非常不愿意死,但在无法更改的残酷现实面前还是不可避免朝死亡深渊滑落。

    然而

    就在青年因承受不住剧烈困意而缓缓闭上眼睛,乃至意识也愈发模糊且即将消散之际,一道声音,一道不久前曾听过的冰冷声音却瞬间浮现于脑海,就这样毫无征兆在何飞脑海深处响起

    “任务时限未到达,但灵异事件已被解决,介于此,现判定执行者何飞完成任务,本场灵任务完成,传送功能启动”

    待这段诡异莫名的声音消失后,下一秒,何飞消失了。

    整个人眨眼间失去踪迹,凭空消失不见,就这样在原地毫无征兆瞬间消失了。

    第一卷结束,接下来剧情开始进入第二卷。

    s第一卷结束了,大家感觉如何呢如果读者大大们认为第一卷写的还可以的话就请为凶灵秘闻录投下您的月票或推荐票吧,猎手感激不尽,另外从明天开始本书剧情就要进入最新一卷也就是第二卷了,当然,第二卷剧情猎手也必然会更加努力去写,并争取让后面的剧情更加精彩

    如有读者大大无意中看了本书,且认为本书还不错的话也请下载个纵横手机a阅读本书正版,至于猎手所写的故事也只会一个比一个精彩,且猎手还有一个好习惯那就是更新稳定,从不断更,收藏关注本书的读者亦可以放心毕竟只有读者的支持才是猎手写作的最大动力,哦,对了,最后说一句,千万别忘了每日给凶灵秘闻录投推荐票啊猎手拜谢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www.biqud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