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读书 > 都市小说 > 陆太太的甜婚日常 > 第199章 叶小姐,起飞吧(6)
    最快更新陆太太的甜婚日常最新章节!

    三天之后,叶臻处理好手头上的工作如期飞往国外与陆怀远会合,而原本虽然不是很情愿,但还是答应了叶臻的要求暂时呆在H市的孟清雨却悄悄返回了叶氏。

    叶国礼第一时间知晓,马上去了十二楼,关上办公室门,看着坐在然后就是后面忙碌的身影问道:“臻臻不是说让你留在那边处理其它工作,最近不回这边的吗?”

    孟清雨抬眼看他:“叶生不喜欢能经常看到我吗?还是对我的工作能力有质疑?”

    “这是两回事。”叶国礼摇了下头:“臻臻是部门负责人,我答应过她不干涉部门的正常事务,包括人事调动方面。之前她说会派合适的人选过来接手你的工作,但没说在其它人接手之前让你继续负责,是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吗?”

    孟清雨能与女儿和谐相处,甚至是做朋友,叶国礼一直觉得有些匪思所夷,,但有时候转念一想,或许是清雨身上诸多类似漫如的特质才能让她对她多了亲近与信任,进而成为朋友。

    但有时候又觉得,她们之间好像有许多事情瞒着他,到底是什么事,他根本猜测不到一星半点。

    听闻他的话,孟清雨放下手中的未完的工作,从办公桌后走出来,在他面前站定,双手抬起,扯出他系得整齐的领带,亲呢地把玩起来。

    “若是我说想与你朝朝暮暮,信不信?”

    叶国礼微微低头,与她略带调皮的眼对上,给了她两个字:“不信。”

    孟清雨扑一声笑出来“叶生,我在你这里的可信度这么低啊?真是让人伤心。”

    叶国礼无奈地摇头:“是有点低,清雨,你太让人捉摸不定。”

    “人家现在活生泩地站在你面前,你竟然说人家捉摸不定?你不如,你摸摸看?”

    叶国礼捉住她顽皮的手:“别闹,这是公司。”

    孟清雨反问:“若不是在公司就可以了?”

    叶国礼:“……”

    “我懂,怕叶太看到了不好交待嘛。”孟清雨故意叹气,随之放开双手,后退两步,双手反扣在桌沿上,抬头看他:“不过,叶生不觉得,这样会比较刺激?”

    叶国礼对她越来越无奈,只能说回正事:“你忽然回来,臻臻知道吗?”

    孟清雨抿了下唇,摇对:“暂时不知道,能不能等她回来,我再亲自跟她讲?”

    叶国礼挑眉:“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就不喜欢呆在那边而已,答应我一次,好不好?”

    她软下语,一双清水似的眼眸盯着他瞧,里面闪动着的尽是哀求的意味。

    她很少有求他什么事,男人心中不由得一动,想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便点头应了。

    孟清雨笑弯了眉,朝他扑了过来,男人双手下意识地搂住她肩膀的那一瞬间,办公室门被人从外面猛地推了进来,叶璃一眼震惊地看着这一幕。

    她刚从学校过来公司,便看到父亲匆匆忙忙从办公室出来,她下意识地便尾随出来,看到他乘坐的电梯停在了十二楼,心中疑惑不已。

    十二楼全权交给叶臻之后,父母便不再管那边的事情,而最近听说孟清雨被叶臻调到H市,新的主管负责人还未上任,那父亲去十二楼做什么?

    她马上打电话问了下,才知晓孟清雨刚从H市回来,心中又气又闷。

    她爸是不是太过分了?当她们母女是空气吗?已经很久没回过家了,今日一听到那女人刚回来就赶去相会。

    真的是做得太明目张胆了。

    越想越郁闷的她决定下来看看他们在公司,在大众广庭之下究竟能有多无耻。

    她虽然早就知道父亲与孟清雨的关系,但亲眼看到他们相拥在一起的亲密画面时,还是被刺激得双眼发红。

    “你们太让人恶心了。”

    她气愤地甩门而去。

    再气愤又能如何?大闹办公室让这份私情公之于众?她与妈妈的脸要往哪搁?以后她要在那么多人面前如何自处?

    她一路咒骂着回楼上,想要找母亲诉苦一番,却被门外的秘告知:“罗总刚出去了。”

    “出去了?去哪?”她下意识地问了句。

    秘:“罗总没交待。”

    她只能拨打母亲手机,但却始终无法接通,一直到半个小时之后,罗依莲才回她,刚才正在接一个重要电话,现在正赶往机场去T国一趟。

    “那边发生什么事?”

    叶璃知道T国的研发基地事务很重要,而且由母亲一手掌控,她一个月至少要去那边一趟,但是她上调才从那边回来,现在怎么又去了?

    “研发项目上出了点事情。”

    罗依莲简短道告知,随之又交待:“这次要在那边呆几天,科技园那边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

    提到科技园厂区那边的事,叶璃心里那把火又烧了起来:“妈,你知不知道姓孟那贱人又回来了?”

    “哦?”罗依莲略略惊讶,随后冷静地吩咐女儿:“既然她回来自寻死路,你知道怎么做了?”

    叶璃咬了咬牙:“我一定不会让她过。”

    -

    十二月的慕尼黑,气温很低,风雪交加。

    新药交流会如期在RWHT大学学术报告厅举行。

    叶臻与陆怀远抵达时,整个宽敞的报告厅里挤满了来自医学界的团队精英与各国制药集团的负责人。

    陆怀远与医学界团队的几位教授颇为熟悉,他们进入报告厅便有几位前辈与他们招呼,陆怀远面带笑地与他们握手,介绍他身边的叶臻。

    叶臻只会简单的德语对话,所以,一直陪在他身侧微笑倾听。

    一直到医学联合会会长进来,人潮才渐渐安静下来,陆续落座。前排是各国制药集团负责人,后排是医学团队,叶臻他们的位置在靠窗。

    窗外,雪花飘落,报告厅里暖气十足。

    会长在台上简单介绍在场人员后,第一组临床团队便上台做研发讲述。

    叶臻第一次参加这样的交流会,会议全程都用德语交流,配同声传译,但专业性太强,很多方面叶臻听得不太明白,但却又不得不佩服这些医学界的科研人员,永无止境地探索现代医学,为人类的健康生存与发展做出伟大的贡献。

    此次交流会还包括竟拍机制在内,第一个团队做完研发报告后,在座的各国制药集团都可以竞拍得到合作研发的机会,价格方面双方可以私下协议,但是合同一但确认,研发的成败都需要双方共同承担。

    每一项研发计划都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所以此次来参加交流会的医学研发团队都是希望寻求第三方注资与各个商业集团合作研发。

    一个又一个医学团队上台,一个又一个新的研发计划被感兴趣的集团拍下,达成合作协议,当然也有些无人目前无法有更深发展的项目无人举拍,只能寻求其它方面的援助。

    HY的主营业务是对医学科研的合作开发,只是这次交流会中的各个研发计划,陆怀远并未看中任何一个。

    直至交流会结束,他们两手空空。

    离席之时,一名白发苍苍,整个人充满学者气息的老教授主动向前与他交谈。

    他们说的依然德语,没有了同声传译,叶臻根本不知他们是谈些什么。

    之前她一直说要学德语,但工作繁忙,加上忙于定婚事宜,她根本没怎么做过功课,会说的几句简单交流还是陆怀远在机上教她的,再加上他们谈的是专业性极强的话题,她只能保持着嘴角微笑的角度认真听着她听不懂的对话。

    陆怀远与老教授的交谈大概十五分钟左右便告辞了。

    从报告厅出来,天空还飘着凌凌落落的雪花,怕冷的叶臻全身裹得像只企鹅。

    “刚才你们聊什么?”

    她记得,那位老教授带领的团队研发的项目被瑞士一家制药集团拍下了,难道他们还有其它的研发?

    陆怀远微微一笑,伸手将落到她头顶的雪花轻拍了下来。

    “他们手上还有一个遗传基因研目,已经进行了很多年,但是进展很慢,大学研究所这边经费不足,打算让他们暂时搁置。”

    “所以他想让你投资?”

    “恩。”

    “他们今天在会上的那项研发就很有前瞻性,为什么今天不把这项研发一起带上台?说不定会有感兴趣的团队呢?”

    陆怀远摇头:“投资太大,而且进展极慢,看不到未来,拿出来也没人愿意投资。”

    在商言商,今日在场的制药集团负责人他们首先考虑的是利益回报,一个项目前看不到任何回报可能的投资,他们不会做的。

    “若是无人投资他们项目的话,他们进行了那么多年的研究就会被迫宣布失败对不对?”

    “没错,计划一旦停止,所以参与研究的人员将全会全部解散。“

    “陆生……”叶臻顿住脚步,抬头看他,:“你有考虑吗?”

    此时,她脑海里闪过的是刚才那位老教授与陆怀远交谈时,眼底的急切与激动,还有告别时的殷切期待。

    或许,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他们的那个研究依然看不到结果,但是,他们依然为了人类更好的生存日以续夜的努力这么多年,哪怕希望依然渺茫却还是不愿意放弃。

    陆怀远回视着她:“你觉得值得吗?”

    叶臻摇头:“若是单从商业角度来说,肯定不值得投资,但若是从你个人的角度来看,我觉得你会投资。”

    “这么了解我?”陆怀远扬眉,眼底含笑。

    “刚才你们的谈话过程我虽然听不明白,但是最后我听懂了,你让那位教授将资料发给你做评估对不对?”

    “恩,不错,有进步,这么快就听懂了。”陆怀远轻点了下她微凉的鼻尖,“为了庆祝你的进步,晚上请你吃饭。”

    “要你亲手做的。”

    “没问题。”

    -

    慕尼黑一年之中有两个盛大的节日,一个是‘啤酒节’,另一个是‘圣诞节’,热闹程度不亚于中国的春节。

    明日就是一年一度的圣诞节,街上张灯结彩,处处都是充满了浓浓的节日气氛。

    商店里各式各样的圣诞礼品看得叶臻眼花缭乱,挑了一样又一样,一直到陆怀远两只手满满的都是购物袋,她才惊觉自己也有购物狂的天分,因为她觉得好像还没买够。

    手上提的不是什么昂贵的奢侈品,都是一些造型别致的鉓品,手工制作的精美蜡烛,陶器,木头制作的小玩具,每一样都能让你心甘情愿地掏腰包。

    原本打算买菜回家自己做的,结果越逛她越乐不思蜀,好不容易从礼品堆中走出来,集市上的异国美食却又让叶臻食欲大动,拉着他手一摊一摊地品尝,猪肉香肠,土豆煎饼,炸糕,吃得肚子都圆了,最后当然是少了一杯美美的酒。

    从热闹的集市出来,叶臻两边脸颊红通通的,眼眸波光淋漓,带着微微的醉意。

    看到一对年轻的情侣在街边相拥亲吻时,她缠着他手臂,仰着小下巴,红唇微嘟:“要亲亲。”

    男人依言,低下头在她唇上亲了一记,带着与她口内相同的酒香,让人着迷。

    “还要。”

    寒冷的慕尼黑冬夜,这一刻温暖如春。

    -

    圣诞节,H市的大街小巷跟西方城市一样处处都是浓浓的节日气氛。

    薛嘉瑜的手工巧克力装修已接近尾声,开业前的各项准备工作已就绪,这几日她一直在家里研究新的样品。

    店还未正式开业,但已经接了不少私人订单,这和归功于叶臻与陆怀远的订婚宴上获得的收获。

    当时其中一道甜点便是薛嘉瑜亲手做的,获得在场嘉宾一致好评,而伴手礼中的巧克力更是赢得巧克力爱好者的赞不绝口,得知她的手工巧克力店即将开业,便早早地下单预订。

    贺家在上流社会中占着一席之地,贺静嘉的交际手腕更是一流,巧克力店的对外事务都是她一手操持,许多圈内友人对薛嘉瑜的手工店兴致很高,若不是怕妹妹太忙太累,她早就对外做营销宣传了。

    不过,光是朋友圈的订单都够她忙上好一阵了。到时朋友圈中口口相传开来,知名度一打开,营销宣传都不必做。

    相对于薛嘉瑜享受一个人制作巧克力的乐趣,贺静嘉就不同了,她更喜欢接受富有挑战性的事情,安静呆在家里过三天,她全身都会不舒服。

    将妹妹店务的事情忙得差不多后,她在家休息了两日便闲不住了,去了一趟分公司也没特别需要她处理的事;又去了安琪那边,安琪与朋友正在准备工作室的事情,企划方面有邵百川盯着,社交方面安琪自己搞得定;而叶臻还呆在国外,实在无事可做的她直接飞回S城。

    最近她一直呆在H市忙着妹妹的事情,霍云易也因公事出差在外,虽然每日都有联络,但怎么样都没有两人面对面相处来得安心与舒服。

    思念,与日俱增,尤其是在夜里,睡前会想他,偶尔半夜醒来脑子里率先出现的也是他。

    她与希安结婚后的那三年,他们之间的关系一下子变得冷淡疏离,一分开就是好几个月,没有电话,没有信息,也一样过来了。

    可与他在一起之后,有了最亲密的关系,整个人变得都不一样了,似乎总是在不经意想到他。

    这与她小时候,因他从慕尼黑回国后常年不见的想念很不同。

    小时候的她,一想他,打个电话给他,听到他的声音就满足得不行。

    现在呢,听到声音,就想他的人能在身边,抱着她,陪着她说话,陪她吃饭。

    这男女之情大概是世上最不可解的东西了。

    -

    车子刚回到S城,就接到他的电话,说晚上回来,贺静嘉高兴得差点没将手机甩到车窗外。

    “这么高兴?”

    他感染着她的喜悦,心情也变得极好。

    “好想好想好想你。”她连续说了好几个‘好想你’,未了问他:“你想不想我?”

    “想。”

    他低低地笑了。

    “那你快点回来,好不好?”她俏俏地催促他。

    “要多快?”

    电话那端的男人望着候机室内的某一点,声音低了好几度。

    “很快很快……插上翅膀飞回来。”

    “好。”

    -

    回家之前,她去了一趟医院探霍太嫲。

    霍太嫲身体机能各个方面恢复得都不错,清醒也是指日可待,贺静嘉放心不少。

    从医院出来,车子经过某家店时,她眯了眯眼,让司机停车。

    ------题外话------

    贺小姐又要作妖了。赶紧投票,让她作天作地作出宇宙第一作精。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www.biqud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