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5分,颜炎登上了点点的直播平台,打开客户端,调整设备。

    熟悉颜炎的人都知道,他做事向来有条不紊,任何事都会提前做准备,比如直播,说几点就是几点,绝不会迟到,只会早来。

    就像此刻,颜炎刚登进来就有五百万的人气了。

    很多人看了ak的官宣都想一探究竟,毕竟颜炎转会是个大瓜,转来ak又是一个瓜。

    下午两点,祁连刚发好微博,官宣底下的评论就立刻过万了,颜炎的妈妈粉又是高兴又是担心,一边嘱咐ak要好好照顾自家宝贝,一边把ak的建队史翻了个底朝天,据说ak当天的百度词条量都翻了两番。

    另一边ak的战队粉就淡然多了,表达了一下对颜炎的期待,祝福了一波美好未来,收工。

    至于黑子们,那喷的可就多了去了,颜炎毕竟流量多,粉多,黑子也多。

    喷子们有说ak要倒闭的,重走nns的老路颜炎刚入电竞圈加入的第一个战队,一个赛季就解散了有说颜炎终于妄想用战队抬身价了,毕竟ak在acq职业联赛里资历很高,还有说月神的棺材板都要盖不住了,刚退役不到一年,战队就来了这种流量选手各种骂法,不尽相同。

    下午,祁连一边刷微博,一边用小号回喷,差点回不过来。就算他提前做好了心里建设,也没想到黑子们会骂这么难听,他上次这么生气还是一年前了,许悦还在各种作的时候。

    “你说,颜炎就是在这种风气里,把is打到世界赛的这心态简直绝了,我还围观过他们出国比赛那波嘲呢,骂的狠的直接说一局就出线,万万没想到人家打出了成绩。”

    许悦看了看论坛和微博,看似不经意的回答,“职业选手,哪个心态不好”

    其实他心里也很心疼小朋友,但是这不是他们真身怼回去就能解决的事。

    “能练到这种心态我还是佩服他。”祁连说完便收起手机去训练室旁听颜炎直播了。

    八点一到,颜炎准时打开摄像头,屏幕里的少年穿着ak的队服,端正的坐在电竞桌前。

    “大家好,我是颜炎,很高兴,你们能来看我直播。”

    颜炎简单说了两句就打开了排位,用的号是他一个专门用来直播的小号“heaer”

    因为战队还没公开他是adc位替补,颜炎也不想泄露军情,所以直播还是打野。

    此刻,弹幕上一片汹涌澎湃,直播人数也蹭蹭到了八百万。

    啊啊啊啊啊,时隔两个礼拜,终于看到了儿子

    儿子,你看看摄像头吧,老母亲一把辛酸泪。

    就这水平不咋滴啊

    喷子出门左转,啊啊啊啊啊,颜炎

    看到我儿安好,快乐,听说ak直播时常只有30个小时,我突然有点怀念is,肿么破

    前面你不是一个人

    不是一个人1

    颜炎开了弹幕助手,前面的一大波都是粉丝和黑子的话,颜炎没怎么管,认真打游戏。

    天津:tetb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www.biqud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