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读书 > 修真小说 > 直到你降临 > 第61章第六十一章
    傅随原本正低头看着邓宽递进来的, 国土局审批过的一份地皮文件,以及调研过后的新建商场占地面积, 楼层数, 所需投资的一系列建成的可行性, 打算偷偷给乐向晚一个惊喜。

    刚打算让邓宽进来,谁知道冷不丁地就听到门外传来了一声敲门声。

    “傅总。”他听到外面的人礼貌地请示。

    傅随眉毛一挑, 他觉得这道声音很是熟悉, 像自己的小妻子和他玩闹时坐在他腿上, 调皮地喊他“傅老师”“傅学长”“傅同学”时掐着音色的甜软嗓音。

    他的秘书室那么多个秘书,只有andy一个从他在国外创业伊始就跟着的女秘书, 甚至好几次, 他还被身边熟识的好友调侃过

    要不是还有个andy,你这秘书室都快成了和尚庙。

    别人只觉得招漂亮的女秘书看着赏心悦目的同时, 公司上下的男同事工作热情也会更高, 顺便还能为自己谋个福利。

    毕竟老板和小秘之间的故事,那是几天几夜都说不完的风流轶事。

    傅随却不这么觉得。

    他在国外那时候, 招募秘书的人事部过度揣测他的意思,招了好几个高学历有工作经验,相貌姣好的女秘书, andy便是其中一个。

    然而其中几个, 不是在进他的办公室拉低衣领就是改低一寸短裙, 饶是他目不斜视也不免饱受其害, 只有andy一个人在认真做事。

    最后他的秘书室自然经由了一场大换血, 当初负责招募的人事部战战兢兢, 此后也不敢在想着通过这一种手段来讨好他。

    但是无论是andy跟着他创业的时候,还是现在和分公司的负责人结婚后,声音怎么也不是这个样子。

    可是他的小妻子。

    傅随有想过这个可能,随即又觉得不可能。

    他刚刚才看到乐清于发了一张和乐向晚在喝下午茶的照片,距离现在还没多长时间,就算是她,应该也不会那么快过来。

    想是这样想,但也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知道,他的心里面,还是隐隐地怀着期待,希望门外站着的,就是乐向晚。

    一声“请进”,声音端着的还是清冷淡然的,但仔细去听,还是能听出一些情绪的波动感。

    乐向晚想到自己里面穿的衣服,偷摸摸地笑了下,听傅随让她进去,也没立马推门进去,整理了下自己的面部表情,才慢悠悠地推门。

    一进门,在对上傅随抬眼看来的,似笑非笑的眼睛时,乐向晚登时把她之前的那些准备心理活动给抛到了脑后,也没看到自己还没合上门,就对着傅随笑盈盈地开口。

    “傅总,我是您今天的专属秘书,乐向晚。”

    看到进来的是乐向晚,又看到她一本正经的模样,傅随忍不住就有些忍俊不禁。

    只是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冷不丁地就听到这样一句话。

    再看到乐向晚随着这句话脸蛋通红,眼神飘忽着有些不敢看他的时候,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傅随唇角含着笑,打了个电话让邓宽可以先下班了。

    他觉得吧,今天他和乐向晚,应该不会太早回去。

    见傅随坐在老板椅上,不紧不慢地,看着她吩咐邓宽的样子,乐向晚低着头,有些无措地在原地上站了几秒,刚要走过去恢复以往和他相处的样子,就见傅随已经起身朝他走了过来。

    乐向晚扯了扯自己穿在外面的大衣,确保里面的衣服不会漏出来,这才有了底气直起身板,和傅随对视中看着他走了过来。

    她的手还放在门把上,眼见着傅随都走了过来,乐向晚这才反应过来似的,把手从门把上收了回来。

    傅随一走过来,在乐向晚的面前站定,低垂着眼看她。

    他本就生得高大,这会儿看着她俯身,密密麻麻的,属于他的气息一瞬间包围住乐向晚,如同生了一层阴影,将乐向晚整个人收拢在他的阴影之下。

    “老,”乐向晚仰头看他,习惯性要叫他,反应过来自己现在的身份,瞄了他一眼后正色道,“傅总,您有事吗”

    听见她的称呼,傅随低着头,在靠近她快要一厘米的时候猛地停住了,然后以一种慢悠悠的,从来没有对乐向晚用过的口吻开口道,“乐向晚,秘书。”

    乐向晚很确定自己刚刚就是听到了傅随刻意的停顿,带了点轻笑,还有一种他从未对她展示过的,男人的恶劣。

    除了在晚上某些地方的时候,傅随对她不像是白天那般温柔好商量的样子,这会儿,除了语调和此刻的距离,神色什么的,一如她所见过的,他对秘书有的模样。

    清清冷冷不好接近,公事公办的样子。

    傅随看了眼乐向晚身后没有关紧的门缝,突然地就朝她伸出手。

    乐向晚以为傅随抬手捧住她的脸要吻她,心里正吐槽傅随这次居然半点都没有配合她,但身体还是特别诚实地闭上眼睛。

    谁知道三四秒过去了,预想中的热吻根本没有落下来。

    待听到身后传来的一声关门声后,乐向晚后知后觉地睁开眼,滚烫着一张脸偷摸摸地对上傅随调侃的眉眼。

    她以为傅随要亲她的,所以才顺势闭上了眼睛。

    谁知道她老公居然没有这意思。

    “你干什么呀。”

    乐向晚心里心虚着,先发制人地开口。

    傅随也没去计较她此刻态度与身份不合的瑕疵,直接了当地开口,“乐秘书是不是以为我要亲你。”

    “才没唔。”

    乐向晚想也不想地就要否认,然而下一秒,傅随的唇已经覆盖在她的唇上。

    傅随一开始原本只是轻轻地啄了两下,乐向晚被他的气息包围着,如同受了蛊惑一般微微张着唇邀请他的品尝,傅随便也顺应心意探了进去。

    乐向晚睁大眼睛,呆呆地看着眼前距离都快分不清你我的傅随。

    他高挺的鼻梁顶着她的脸颊,呼吸交融中,氧气似乎都要被他吸走了。

    “腿软了。”

    等傅随放开乐向晚的时候,见她似乎支撑不住地一把拉住他的手臂支撑自己站着的乐向晚,低声问道。

    “你抱我。”

    乐向晚这会也不矫情,也不在这个细节上纠结今天自己秘书的身份,张手就要傅随抱她,还特别理直气壮,“被你亲得腿软了,你就要负责。”

    傅随轻笑了声,把人抱了起来要往一旁的会客沙发走的时候,乐向晚伸出手指了下他的办公桌,“去那儿。”

    说了这三个字后,乐向晚整个人红着脸,恨不得就地缩起来。

    她不知道傅随能不能猜的出她要做的是什么事情,但是,她心里门路清着呢,自己当然害羞。

    乐向晚都发话了,傅随自然随着她,将人抱去了他的办公桌。

    桌上堆了一堆的文件,乐向晚也没去细看,动作利索地把文件推到一边去,自己一屁股就坐了上去。

    她的大衣是那种比较常见的牛角扣,均匀分布着三个扣子,不是圆领,而是小v字形的,乐向晚一路过来,深怕别人看到了她里面穿的衣服,一直抬手攥紧了两片小领子。

    傅随刚刚没仔细看,这会她手下一放松,又是彼此正对着的角度,自然就看到了她裸露在外的,脖颈处一片白皙的肌肤。

    他还看到了白色衬衫的衣领,两三个扣子没扣,一一坦开着,柔软呼之欲出。

    只是这样不经意的一眼,傅随几乎都能想象驼色大衣下的光景。

    偏偏乐向晚还没意识到傅随的眼神变化,一边囔囔着热,一边动手拉开自己身上穿着的大衣。

    白色女士衬衫,黑色包臀短裙,一身腰肢掐得十分匀细,一双小细腿被包裹在与短裙同色的防寒神器下,她自己却好像不知道自己对傅随的杀伤力一样,俏生生地看着他。

    傅随心神荡漾的同时,看到乐向晚衣着单薄不免操心,皱眉开口,“怎么就穿这样出来了,感冒了怎么办。”

    乐向晚愣了下,辩解道,“不冷呀,车上和办公室不都有暖气。”

    再说了,她穿的是加厚版的,大衣也是厚厚长长的,盖过她脚踝,遮得严严实实的,半点都不冷。

    乐向晚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抿唇笑了下有些害羞,不敢直接对着傅随说话,缩在他怀里仰头开口, “如果渺渺冷的话,老公待会不就能让渺渺热起来。”

    这话说,暗示意味太强了,傅随想忽视都忽视不了。

    他的手掌搁在乐向晚的肩上,顿了几秒轻笑出声。

    他的小妻子,还真的给了他很多的惊喜。

    他知道名媛的修养让她不会轻易地说出这种话,但和他相处久了,她还是选择了在某些时候,说他想听的话。

    乐向晚烧红着脸,慢吞吞开口,很有理由,“是为了生宝宝。”

    傅随伸手,挑开乐向晚的大衣,膝盖强势地分开她并立着的双腿,双手落在办公桌上,正好将乐向晚圈在两手之间,然后朝她俯身开口,嗓音沙哑。

    “渺渺今天穿这样就出门了,路上不知道被多少人看到了。”

    明明她身上还穿着件大衣,但听傅随这样一说,乐向晚还真有种自己里面无处遁形的感觉,心里也不禁随着傅随的话有点紧张。

    傅随一手扣住乐向晚柔软的腰,一手解开自己的领带,将它丢在了一旁,注视着乐向晚的眼睛不紧不慢地开口。

    “老公想想,要怎么惩罚我的渺渺。”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www.biqud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