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读书 > 科幻小说 > 我震惊了全快穿界[快穿] > 嗝掉的白月光白14
    hi~小天使,如果看到我就代表你的购买比例不足哦。

    林夏期待地等着听他有什么高见,结果等了半晌,却听见季闻青痛心疾首地就来了这么一句:

    “林夏,我没想到你也是这样的人,我以为你和他们都不一样的……我真是看错你了。”

    林夏一下觉得自己有点难过了。

    她对季闻青的嘴炮能力十分失望。

    他憋了半天就只想得到这种东西?

    “算了,你别以为了,你以为‘你以为’有用吗?”林夏兴致缺缺地摆了摆手,“反正我们就从今天掰了。你欠我的钱记得还啊,你堂堂一个大男人的不会赖账吧?”

    季闻青咬牙道:“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那些东西你既然不愿意送,那我就一定会给你还干净的。我只是真的没想到……你,你,竟然这么看我。今天的我,的确只是一个分家的小卒,但是,明天的我……”

    ——他下一句要说什么?“明天的我让你高攀不起吗”?

    林夏翻了个白眼,手动捂住了耳朵,扭头就走。

    看着她越走越快的背影,季闻青剩下那一半的话,当下就卡在了喉咙里。

    吐出来也不是,不吐出来他自己又憋屈。

    这、这个剧本不对啊!

    你听我讲完啊!!!

    林夏: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

    林夏怼完阮倩倩和季闻青之后,就回房里,打开超薄、全功能一体化的光屏,刷了一下午乱七八糟的资讯新闻。

    “好久没用虚拟键盘了,”她边用边感慨道,“做完好几个二十一世纪的任务之后,我都快忘了虚拟键盘的快乐了。”

    系统小声道:[A级副本以上包含许多古代甚至上古副本……]

    潜台词是林夏将来能够摸到虚拟键盘的时间真的不多。

    林夏听了很有触动,原本正打算从椅子上爬起来、去找点零食吃的脚又缩了回来。

    她窝在椅子上,分秒必争地接着玩光屏。

    直到天色渐晚,仆人礼貌地敲响了房门,请她出去用餐的时候,林夏才从光屏面前站了起来。

    原主的外公前年去世了,现在掌权的是她的舅舅。

    特殊人种的基因和常人不同,当年林夏的母亲坚持没有说出孩子的父亲是谁,但是林夏出生后,只要做一次体检,所有人都依然会知道她是特殊人种的孩子。

    为了林家的脸面,没有人把这件事情捅出去,但是林家本家的每个人都对此心知肚明。

    餐桌上,没有人愿意挨着林夏坐。

    林夏刚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不久,就看见阮倩倩顶着一张印着通红的巴掌印的脸姗姗来迟。

    ——林夏打她的那一巴掌是痛,但以现在的医疗水平,应该早就能消肿退印了,阮倩倩摆明了是故意要留着巴掌印来找自己麻烦的。

    果不其然,阮倩倩刚一走进来,就先露出一个胆怯的眼神欲言又止地看了看林夏,然后佯装畏惧地挑了一个离她最远的位置坐。

    “倩倩,”家主开始问话了,“你的脸是怎么了?”

    林夏淡定地往盘子里夹菜,低头吃饭。

    阮倩倩又刻意地瞥了林夏一眼,然后紧张地小声道:“我……我自己摔的……”

    林夏又夹了一筷子菜,头也没转,继续专注地盯着自己的盘子,顺口吐槽了起来:

    “您真是天赋异禀,摔一跤都能摔出个这么吉利的印子。”

    家主皱起眉头,不悦地瞪了林夏一眼。

    阮倩倩暗自咬碎了一口白牙。

    ——这个女人就一点都不心虚的吗?这明明就是她打的!

    餐厅一时间陷入了沉默。

    林夏又吃了两口,心想阮倩倩根本不懂告状的精髓。

    告状的秘诀就是快准狠,一口气把对方打懵无力反抗,她告个状都磨磨唧唧的,怪不得活到了世界线后面也做不了女主。

    片刻后,还是林家家主,原主和阮倩倩共同的舅舅,打破了沉默。

    “没错,”舅舅道,“林夏虽然不会说话,但是说得也对,你的脸看上去不像是摔的,是谁欺负你了吗?”

    阮倩倩缩了缩肩膀:“我……我……不敢说。”

    一旁的一个林家少爷立马道:“表妹,你别怕,谁欺负了你你告诉我们,这是在林家,谁敢在我们这里乱来?”

    林夏叹了口气,趁人不注意又夹走了盘里一只虾。

    哎,有钱人的生活就是不一样,好久没吃到这么好吃的虾了。

    她最喜欢吃这个了。

    林家少爷开了头,其他几个同辈的兄弟姐妹也开始七嘴八舌地劝导起来,大意都是让阮倩倩别害怕,他们会帮她主持公道的,反观林夏,饭都吃完了,正在专心吃虾。

    其他人碗里的饭都才只动了一口。

    大家都劝得起劲,阮倩倩还在抽抽噎噎地哭。

    林夏一看盘子里只剩三分之二的醉虾了,秉着不能自私独吞的原则,她放下了筷子,用一旁的餐纸擦了擦手。

    阮倩倩眼角余光看见林夏悠然自得的样子,都快要气死了,林夏的反应根本和她想象得不一样。

    她借着擦眼泪的功夫,给了自己身后站着的贴身管家一个眼神,对方立马心领神会,踏出一步,走上前来,义愤填膺道:

    “各位,我家小姐不愿意说,是因为欺负我家小姐的人就是林家的某位小姐,倩倩小姐怕让各位为难,被欺负之后就一直偷偷躲在房间里哭,请各位不要再逼她了。”

    阮倩倩这副说着不愿意让人为难却又刻意露出巴掌印的作态,是个人都看得出来她在打什么算盘。

    于是林舅舅拧了拧眉头,最后还是配合地问了一句:“到底是谁打了倩倩?这里虽然是林家,但更是倩倩的外祖家,谁欺负了倩倩,也一样要被惩罚。”

    阮倩倩又大声地哭了出来,她一边哭一边假惺惺道:“不、不用了舅舅,我觉得姐姐当时也只是一时生气,是我先做错了……”

    “不管怎么说,打了人就是不对!你来我们家是来玩的,不是受气的,”林舅舅安抚道,“没事,你尽管说,舅舅一定帮你做主!”

    有了林舅舅这句承诺,阮倩倩才满意地停了停哭声,扭过头往林夏的座位看了一眼。

    座位上空空如也。

    阮倩倩睁大了眼,下意识地就问道:“人呢?”

    “谁?”林舅舅也看了过去,“林夏?是她打你的?”

    一直站在餐桌旁的林家管家道:“林夏小姐说她吃完了,看阮小姐似乎还有故事要讲,她有点困,就先走了。”

    阮倩倩:“……”

    敢情她刚才精心表演了那么久,林夏一点反应都没有?!还吃完了就走了?

    她想逃跑?她以为她跑得掉吗?

    阮倩倩气得表情都开始扭曲起来,气得都演不下去了。

    “舅舅,”她转过头愤恨道,“我……我也想和林夏姐姐好好相处的,可是你看她!打了我还不和我道歉!你一定要把她抓回来,罚她知道什么叫规矩!”

    林舅舅也没想到,林夏居然能直接堂而皇之地就在阮倩倩告状的时候,直接从餐厅离开。

    他正烦着别的事情呢,是在不耐烦再掺和阮倩倩和林夏之间这种小女孩的恩怨情仇了,于是就招呼了几个站在一旁的下人,示意他们赶紧把林夏带回来处置。

    几人立马就风风火火地往门口去了,准备抓林夏。

    结果为首的人站在门口,拧了两分钟的门把都没拧开。

    “老爷,门被人从外面反锁了。”他回头报告道。

    ——有完没完了!怎么这么多破事!

    林舅舅一拍桌子,“嘭”一声巨响,吓得几个刚开始用餐的少爷抖了抖。

    “砸开!”他命令道。

    于是一群下人就前仆后继、你一脚我一脚,你撞一下我撞一下的又折腾了好几分钟。

    最后,他们全都无功而返,哭丧着脸回复道:

    “老爷,家里的锁都是电子智能锁,我们不知道怎么撬,门也都是用最坚固的材料做的,砸不开。”

    它震惊得暂时失去了语言功能,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场面。

    猝不及防地丢下一句重磅消息后,不止是系统,一屋子的人都被整懵了,原本来求婚的男配睁大了眼睛扭头瞪着程映彤,程映彤傻呆呆地抬头看林夏,而林母直接像被雷劈成了木头人。

    一个呼吸间,程映彤总算是反应过来了,激动地质问起来:“你在说什么,什么你对我的感情?”

    ——看,她激动起来的样子,和当初平白无故被碰瓷的霍竣多么像啊。

    林夏当初能对付得了一个霍竣,现在自然也就不怕程映彤。

    她根本没有正面回答程映彤的问题,深吸了口气,压下了脸上的表情,转过头,一声不吭。

    此时无声胜有声,人类的本质是脑补大王。

    作者有话要说:可能是小敬在本副本最后的戏份。

    默哀。..  ..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www.biqud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