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读书 > 玄幻小说 >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王牌特战之权少追妻) >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王牌特战之权少追妻)》正文 241、请教【09】不会是为了几个地瓜跑路了吧?
    宁捷发现,自墨上筠找她们“说说”后,她们真变得规矩起来。

    再也没有先前“乱来”的迹象。

    他暗自松了口气。

    全程旁观,无需他操心。

    只是偶尔的,视线会不自觉在她们之中寻找着某道身影,哪怕是她在车里不见踪迹,他只是看上几眼,确定她的位置,都会觉得踏实。

    傍晚时分,晚霞满天。

    连日天气好转,落幕时分的天空异常瑰丽,被夕阳染红的云彩变化莫测,转瞬间,便有万千姿态。

    夕阳,晚霞,和风。

    还有一群朝气蓬勃的年轻人。

    陆续的,准备收工。

    墨上筠见女二队都玩疯了,也打算让她们下车集合。

    然而——

    突如其来的一个车队,将场地上所有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

    装甲车和步兵战车,排成一列,沿着没有修建过但碾压出来的道路而来,滚滚沙尘,四处飞扬。

    抬眼看去,墨上筠眯了眯眼,见到最前面的战车里,探出一个熟悉的脑袋。

    眉头微动,她不由得笑了一下。

    “墨墨——”

    燕归挥舞着两只手臂,大声朝墨上筠喊着。

    结果刚喊完一声,就被尘土给呛到了。

    言今朝将他强行从车窗拉了回去。

    但燕归还是探出头,只是动作幅度没有先前那么夸张。

    有了燕归的提醒,车上的其余人都纷纷探出头来,有抱着头盔睡觉的,有背着枪往外看的,有车窗处挨着三个脑袋的

    三日未见,就跟三年未见似的,各自皆是热情洋溢地打招呼,女二队也纷纷停下来朝他们招手。

    他们两支队伍见面,气氛正好。

    营里其余的人则是一脸懵逼。

    认识的?

    熟人?

    便不由自主地投去视线。

    没来由的,还生出了几分敌意,两方视线对上的时候,空气中隐藏着剑拔弩张的气息。

    得亏他们都没有停留,转眼功夫,车队就沿着宽敞平稳的道路开走了。

    从远到近,从近到远,他们晃动的身影渐渐变小。

    “宁连长,我怎么感觉有点不大对劲呢?”许排长挨着宁捷,摸着下巴认真思考道。

    宁捷看了他一眼。

    “往那个方向,一般都是演习场地啊,他们不会是明个儿跟我们演习的那批人吧?”许排长自顾自地分析着,然后倏地愣了一下,“等等!如果他们跟墨队她们认识的话,那墨队她们”

    许排长一回头,刚想要求证,却发现宁捷已经走远了。

    “宁连长!”

    他高喊一声。

    然而,宁捷连头都没有回一下。

    许排长:“”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哔——”

    兴奋的余温还未淡去,墨上筠就吹响了哨声。

    九人的队伍,转眼就向她汇聚,然后站成一排。

    墨上筠不说废话,直接道:“跟先前一样,跑回去。”

    “等等!”

    梁之琼举起手。

    墨上筠看了她一眼。

    “说好的奖励呢?”梁之琼睁大眼睛,却小心翼翼地问道。

    明显,底气不足。

    有那么点心虚。

    墨上筠愕然看她一眼,“你还有脸说?”

    苏北迅速瞥向梁之琼,然后轻咳一声,帮忙说话道:“话不能这么说,愿赌服输。你事先又没说规则。”

    “有道理。”丁镜也点头道,“说到做到,我们昨晚可是给你拼了老命的。”

    不明就里的众人:“”

    这都什么跟什么?

    啥奖励?

    啥规则?

    啥老命?

    低头看了眼腕表,墨上筠挑挑眉,“行。六点二十前,没有抵达炊事班的,今晚就不要吃饭了。”

    “卧槽!”

    本想跟墨上筠据理力争的丁镜,当即骂了一声,第一个跑了。

    苏北和梁之琼看了墨上筠一眼,纵然牙痒痒,但也不得不争分夺秒。

    先前时间宽松,半个小时跑回去,不算费劲。今天浪的有点晚,如今已经不到半个小时了,跑回去必须冲刺。

    看着她们一溜烟地跑没了影,墨上筠耸了耸肩。

    ——还制不住她们了!

    昨天早上,跟梁之琼、苏北、丁镜约跑三十圈,墨上筠自然是胜了的。于是,她们大半夜的在人家炊事班挖了几个地瓜,偷偷摸摸在山地里烤了,然后拿回来给她吃。

    如此一番折腾,她们当然没可能就此善罢甘休,所以今早不知谁出的馊主意,又跑来跟她约跑。

    依旧是三十圈。

    靠实力,墨上筠不可能输给她们。

    万万没想到,墨上筠在最后一圈冲刺的时候,竟是被丁镜和苏北给拦住,耽搁了点时间,让梁之琼率先跑回了终点。

    论耍赖,还真有她们的。

    不过,耍赖就耍赖了,她们还有脸提“奖励”

    梁之琼倒也就罢了,苏北和丁镜这般“强者”竟也沦落到如此不要脸的地步。

    一言难尽。

    “墨队,上车吗?”

    许排长开车一辆越野车过来,朝墨上筠招呼了一句。

    墨上筠应了一句,拉开车门坐上车。

    车辆迎着夕阳开,却追赶不上夕阳下山的速度,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许排长一路将车开到食堂门口。

    打开车门,墨上筠落地的一瞬,瞥了眼食堂大门,然后微微侧过身,同许排长问:“许排长,能帮个忙吗?”

    晚上,十点。

    本是该熄灯的时候,但一楼的某间宿舍没有休息。

    在游念语发布命令后,短短三分钟内,宿舍里所有属于她们的物品,都被清扫一空,整理完毕塞入背囊里。

    “墨上筠呢?”苏北问。

    “一晚上都没见人影。”丁镜回答。

    梁之琼望着墨上筠空荡荡的床铺,以及不见踪迹的背囊,心里嘀咕着:不会是为了几个地瓜跑路了吧?

    “出发!”

    游念语没有掺和她们的话题,而是简单明了地发布命令。

    当即,一支队伍鱼贯而出,消无声息地离开宿舍。

    两辆越野车已经在场地上等待。

    昏暗的路灯光线里,其中一辆车的驾驶位置处,有一只手从窗口伸出来。

    朝她们招了招,催促“迅速”。

    当即,游念语推了下苏北、丁镜、梁之琼三人,示意她们仨都上墨上筠的车,自己也随后跟上。

    其余几人见抢夺座位无望,都自觉选择了隔壁的车辆。

    梁之琼选择副驾驶,一开车门,就闻到一阵浓浓的烤地瓜香味。

    她顿时惊讶地开始寻觅出处。

    “卧槽,还真有啊。”

    “烤的这么好,你怎么办到的?”

    丁镜和苏北一人一句。

    后座上有四个地瓜,都用纸张包起来,没有灰尘和黑炭,不见丢入炭火烤的痕迹。

    墨上筠道:“每人一个。”

    她直接找的许排长帮忙,烤地瓜的过程是直接在炊事班进行的。

    可惜炉子太小,无法一次性做够全队吃的量,只能先满足她们几个了。

    车门一关,地瓜一分发,墨上筠脚踩油门,走人。

    另一间宿舍里。

    毫无睡意的尚茹翻了个身。

    隐隐的,她听到隔壁宿舍有些微动静。

    听不清晰。

    睁开眼,见到有身影行动的光影掠过,她盯着窗户看了几眼,却始终没看出个什么来。

    手指摸索到枕头下的手机,尚茹指尖触到一片冰凉。

    自从昨早关机后,她就再也没有碰过。

    明天连续几天都碰不到手机

    轻轻咬唇,尚茹的手指移开手机,将被子往上一拉,盖住脑袋,只留下小半张脸。

    还是睡觉吧。

    翌日凌晨,紧急集合哨声响起,代表着营里这场演习的开始。

    阵仗浩荡,气势磅礴,严谨有序。

    基地里弥漫着明显可见的紧张、刺激、期待。

    尚茹作为医生,也跟这场演习沾一点边。

    天还未亮,就收拾包裹,跟着其余的医生,上了一辆坐满了人的卡车。

    她挨着卡车挡板坐着,怀里抱着一个医疗箱,视线落到行驶过的道路上。

    黑漆漆的,道路上满是杂乱堆积的碎石、车碾压过的痕迹。

    一片荒凉的场地。

    从暗到亮,所见之景,千篇一律。

    倏地,太阳升起,第一缕阳光洒在眉眼处,她被刺得微微眯起眼,然后顺着初升的太阳看去。

    远处有连绵不断的山峰,苍苍郁郁的树木,连接成一片,阳光洒落满地,在宽阔的天地里笼上薄薄一层光,照得光与影的界限分明。世间万物,好像就在这短暂的一刻里,忽然被涂抹了颜色。

    色彩鲜明亮丽。

    车辆颠簸行驶,侧面拂过路边一棵歪脖子树的枝丫。

    感觉到动静的尚茹收回视线,目光落到摇曳的树枝上,她看到树叶反射着光,浓绿的叶面被照得熠熠生辉。

    连清晨里的空气都伴随着丝丝的清甜。

    心旷神怡。

    ------题外话------

    楼下装修,贼准时。上午,八点到十二点。下午,二点到六点。他们全部利用上了。

    以前就电钻+敲打过,我天真的以为结束了,没想今天又来。

    睡眠不足,精神崩溃。只有晚上这点时间能码字。

    预感他们电钻还没钻完,明个儿还有得折腾,所以我今晚要早点睡,不能保证这个情节会写完。

    忍不住了,必须说几句。

    理解你们为主角队骄傲的心情。我在文里无数次强调,主角队“不骄不躁”,我以为喜爱他们的读者会向他们学习。结果还是我太天真了。

    举个例子。

    前天写尚茹哭了,腾讯读者在想法里评论:装什么?这话跟当初的她,有何区别?

    一到新的地点,就有些读者瞧不上他们,期待主角队打脸。其实我是想这么写的,但看你们太‘骄傲’了,所以我让他们和乐融融地相处。

    我知道你们想看什么,如果这篇文才几十万、一两百万,我肯定会这么写。但现在四百万了!我在想:我和你们还要继续“为爽而爽”下去吗?

    如果一路跟到现在,可不可以学着像墨上筠她们那样成长,心态宽阔、平和、包容、谅解?

    如果你们坚持,我会选择妥协。你们爱看什么,我就写什么。不过,我也会放弃通过文章传递点什么的想法。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www.biqug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