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读书 > 都市小说 > 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 正文 第1099章 打脸可是很疼的
    最快更新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最新章节!

    “老爷,你先别着急,诗诗跟我还算是贴心的,没准我去问问,能问出点什么来呢,总比咱们在这干着急要强吧?”唐老夫人安抚道。

    “不急,孩子也需要空间的,不能逼得太紧,我们好好照顾她,或许等她想说的时候,自然就会说了。”

    “行,都听你的。”

    ......

    唐诗回房睡了一觉,本想养足精神处理接下来跟慕西临的事情,结果却因为一个噩梦,根本没有睡好。

    梦里,慕西临掐着她的脖子,质问她为什么要打掉她的孩子,还说余生一定会折磨她到死,一辈子都不会放过她。

    唐诗猛然惊醒,额头上沁出了一头的冷汗,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努力平复好思绪,起床去浴室冲了个澡,去了唐老爷子的房间。

    跟她预料中的一样,唐老爷子询问了一下布家的事情,也问了她对联姻的看法。

    唐诗简单敷衍过去,说自己会处理好,让他不用担心,便回了自己的房间,想了想,还是给慕西临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接通了好几声,慕西临才接了起来,传来他冷淡而不耐烦的声音,“说。”

    唐诗的心像被一根针轻轻刺了一下,一股尖锐的疼痛,须臾蔓延至她的四肢百骸。

    以前的慕西临,从来没有这样跟她说过话,每次接她的电话时,都是第一时间接起,要多高兴就有多高兴。

    一开始,她肯定是没什么感觉的,可是后来渐渐爱上他接受他之后,她很珍惜他,也越来越喜欢给他打电话。

    都说女人的爱像酒,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越酿越醇,她也逃不过这个定律。

    可是她从来不后悔,因为她坚信慕西临对她的爱不会改变。

    而现在的结果,是她自找的,所以她怨不得慕西临,只能怪命运弄人罢了。

    唐诗闭上眼睛,努力压下心底汹涌的起伏,冷硬的嗓音缓缓开口道,“慕总,我觉得我们有必要见一面,当面把事情说清楚。”

    “说什么?说婚礼的事情?”慕西临讥诮的嗓音传来,“你想都不要想,你以为我娶你是因为我想娶你?唐诗,我们只是联姻各取所需而已,既然是交易,你就别幻想其他的了好吗?除了结婚证,你什么都得不到,什么婚纱照啊婚礼啊什么的,你想都不要想,我什么都不会给你的。”

    唐诗:“......???”她什么时候说她想要这些了?

    “慕总,我觉得我们之间的沟通可能出现了点问题,所以我觉得还是见一面,当面说清楚比较好。”

    “我没你想象中那么闲,所以没这个纽约时间见你,你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吧,明天上午十点,准时到民政局领证。”慕西临命令道。

    唐诗闭了闭眼,“今晚六点钟,我在那天约了吃饭的饭店等你,就在同一个包间。”

    “我说了我没时间。”

    “我会一直等,来不来是你的事情,但是你如果不来的话,明天也别想等到我去民政局。”

    “你......”

    慕西临刚要开口,唐诗便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直接挂断了电话。

    “操!”慕氏集团办公室里,慕西临看着被挂断的电话,差点没把手机砸了,“脾气倒是越来越大了,居然还敢命令我?谁去见你谁他妈是孙子!”

    “慕总,我劝您还是别把话说得太满,毕竟万一不小心打脸了,可是很疼的。”罗昊在一旁弱弱地开口道。

    慕西临满含警告地望向他,“罗特助,你很闲是吧?既然这么闲,就去给我定一个最好最贵的会所,找一群漂亮姑娘,今天晚上我要放松放松。”

    罗昊:“......”

    “行,慕总,我马上去安排。”

    原本还担心,慕总会拒绝跟唐家联姻呢,现在看来,他和唐家的小姐之间肯定有事啊。

    人家唐小姐请他吃饭,他却要找一群漂亮姑娘放松放松,很明显就是为了给唐小姐一个下马威啊。

    他怎么觉得慕总现在有种农奴翻身做主人的心态呢,难不成他以前被唐小姐压迫得很惨?

    罗昊想象着那个画面,顿时觉得好笑,也的确笑出了声。

    “罗特助,”慕西临清冷的嗓音在办公室里响起,“你老婆生孩子了,你笑得这么开心?”

    罗昊急忙捂住嘴,“抱歉慕总,我一想起您要结婚了,就忍不住替您高兴。”

    “可我没觉得高兴,出去。”慕西临不耐烦的道。

    “是,慕总,我马上去帮您安排晚上的姑娘。”罗昊麻溜儿地滚了。

    办公室里重新安静了下来,可是慕西临的心却没能跟着静下来,他扯了扯身前的领带,更加烦躁了,根本无心去处理面前的一堆文件,拿起手边的香烟点上一根,重重地抽了一口,才让焦躁的心情缓和了几分。

    有些人,越是想放下,越是那么轻而易举地搅乱自己的心。

    他都不知道,昨天去唐家提亲,究竟是为了如最初所想,靠联姻稳定自己的地位,还是为了报复唐诗,又或者是说,是遵从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欲望,去跟她结婚。

    他知道自己放不下她,也知道自己正处于一种爱她和恨他的极端矛盾中,挣扎着难以自拔。

    他不知道和唐诗结婚后,是报复了她,还是带给自己更大的折磨。

    他很想逃,可是没有任何办法能逃离这一切......

    ......

    傍晚,唐诗准时从唐家出发,约摸五点五十多分的时候,提前几分钟到了约定好的饭店。

    两个多小时过去,她仍然是独自坐在包间里,慕西临别说是人影,连个电话都没有。

    “你好小姐,请问您需要点菜吗?”服务生再次走进来问道,莫名觉得这个人有些面熟。

    “不用了,我在等人,”唐诗心不在焉地开口道,“如果有最低消费,我会支付的。”

    “好的。”服务生识趣地关门离开。

    唐诗拿起手机又看了看时间,很想给慕西临打个电话,但犹豫许久,还是放弃了。

    会来的人是不需要催的,他如果不想来,再怎么催也是无用功。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www.biqud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