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读书 > 修真小说 > 道门法则 > 第十二卷 第一百五十章 口角
    闹了半天,骆娘竟然没有接到邀请,封唐相当无语,敢情您是为了蹭我的请柬啊蹭我的请柬上山,就是为了看看于致远长什么样跑了上千里路,就为了凑一个热闹

    这得有多闲

    他也没什么可说的,已经进了山门,还能报知崇德馆,再把人赶出去只得叮嘱了骆娘几句,让她别胡闹,便去忙活了。

    后天才是双修仪典的正日子,封唐先去拜见于长老,将礼单呈上。

    于长老对封唐的到来相当重视,或者应该说是最为重视。说到底,一个小小的羽士需要办什么双修仪典呢,在别家馆阁,也就关起门来同门之间互贺一下罢了。崇德馆办这么一出双修仪典,就是办给赵然看的,封唐是赵然的代表,那么这场仪典当然也就是办给封唐看的。

    “多谢赵方丈,千里之外依然挂记着我家那个不成器的族侄,还送来这么贵重的礼物,实在是惭愧。”

    “我家小师叔事务太忙,不能亲来,特向于长老致歉。”

    “何至于此。封师侄虽然年轻,但名声不弱,老道我是早就听说的了,封师侄能前来观礼,崇德馆同感荣幸。”

    “于长老,实不敢当师侄之称,您直呼晚辈之名即可。”

    “我和赵方丈一见如故,二见为友,我们是忘年交,不按辈分算,呵呵。师侄难得来一趟我崇德馆,这武陵山中景色秀美,还是值得一看的,回头我让人带你去走走。”

    “多谢于长老了。”

    于致远的双修仪典放在了崇德馆的慈航殿中,这是宗门的三座主殿之一,从这个安排上来说,于长老可谓煞费苦心,不仅没有随随便便打发了事,反而更加隆重了一些,说白了,还是顾着赵然的面子。

    专司陪同封唐的“于师兄”带着他顺路来了一趟慈航殿,请他检视仪典现场的布置,这里有很多人正在张灯结彩,认真做着筹备,其中还有特意前来观瞻的萝心洞洞主。

    那洞主是个金丹,女儿能够嫁入玄门正宗,心中很是自得,一脸的喜气洋洋洋,极为热情的过来见了礼,还说改日请封唐引荐,去应天拜见一下赵方丈。封唐也很客套的和他攀谈了几句,留了飞符。

    在慈航殿内,于师兄指着左排上首第二位道“后日典礼时,请封师弟入此座,就怕怠慢了。第一位安排的是大炼师童白眉,他和致远是忘年交,也赶来观礼了。”

    封唐连忙摆手“不可不可,我坐后面就是,那么多前辈在场,就算没有座位也是应当的。”

    于师兄道“您是代表宗圣馆,代表赵方丈来的,您来便如赵方丈亲至,安排在这里都怕委屈了封师弟。”

    推辞了一番不得,封唐也只好由着崇德馆摆布。

    于师兄陪着封唐回到云水堂,封唐去敲骆娘的门,没人回应,给骆娘飞符,一时半刻也没等到回复,于是向于师兄道“我那友人没在,要不明日再去”

    于师兄笑道“无妨的,武陵山很大,先陪封师弟上北峰走走,明日再约齐贵友前往中峰,两处景致各有不同,都值得玩赏。”

    武陵山的景致确实很美,与大君山的壮丽完全不同,封唐游到日头落山也没尽兴,准备第二天再登中峰。

    回到云水堂,封唐想起骆娘来,过去敲门,骆娘却正好就在屋中,于是把明日去游山的事情跟她说了,骆娘道“好啊,正好难得来贵州一趟,不仅是武陵山,还有辰山,都要去好生看看。”

    问起今日的行止,骆娘道“我去了他们于氏子弟居所,见了于致远,跟他谈了几句。”

    封唐忙问“你说什么了”

    骆娘冷笑道“就是问了问他,林炼师和他之间的修为差别拉得越来越远,他有没有想过怎么追上去。还问他,当年不娶,现在纠缠,是不是很后悔。最后我还问他,现在的新娘子和林炼师比,谁更美。哈哈”

    封唐好悬一口气没喘上来,不悦道“人家成亲之前你跑来说这些做什么”

    骆娘道“我就是看不惯他的做派,听说了他的事情后,就一直觉得林炼师当年不值算他有点眼色色,回来成亲,若是还敢纠缠林炼师,我非去你们大君山教训他还有,你们宗圣馆是怎么做事的为何要放他进去羞辱林炼师”

    封唐问“你跟于致远以前有仇”

    “没有。不认识”

    “那你跟我们林师叔以前是亲是故”

    “那你管那么多闲事做什么”

    “世间的不平事我都看不惯,看不惯的我就要管,怎么了难道缩起来当乌龟么”

    “那你做这些事有没有考虑过后果要是你把人家的亲事搅黄了怎么办”

    “黄了就黄了呗,省得他又害人,照我看,萝心洞的女修就不应该嫁给他”

    “我说你这人年岁不大,做事情、想问题怎么那么暮气呢”

    两人一通争辩,谁也说服不了谁,最后封唐道“要么你明日自己下山,要么我知会于长老,让他们请你下山,你自己考虑清楚”说罢,扭头就走。回到自家屋中,封唐回想这件事请,兀自气愤难平,忽而警觉起来,连忙掐了清心诀入静,暗道自己今日怎么会这般火大,还是修为不够啊。

    本章节

    但掐了半天清心诀也不管用,脑海里总想着今天这一出,时而是骆娘过来当面道歉,时而是骆娘不知悔改连夜下山。于是打坐中也留意着隔壁屋的动静,想听听对方有没有出门。

    但到了后半夜也没等到骆娘有什么动静,反而等来了一个他最不想私下见到的人。

    于致远静静的站在房门外,就这么看着封唐。

    封唐有些不知所措,道了句“于师叔。”

    过了良久,于致远轻轻道“跟我来。”

    封唐只得硬着头皮跟出去,来到山中一处人烟稀少之地,两人就站在月下。

    于致远仰头望着清冷的月色,又是一阵沉默,沉默得令封唐心里一阵阵发凉。

    quot

    quot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www.biqud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