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读书 > 玄幻小说 > 妻乃鬼面将军 > 正文 54.054.将军,可以吗?
    001

    还有那地方怎么可以做那样的事情

    那种事情怎么可能

    鬼面将军翻看着手中不大的小本本, 一股燥热的气息在他体内流窜,更多的则是羞赧和震惊。

    又往下翻了两页, 鬼面将军愣愣地看着旁边的小笔备注, 看到那应该是画了个小人将军的重点备注, 他整个人都烧了起来。

    寂静无人的书房, 他慢慢走向靠站在桌前的人,把人压倒在了桌上, 然后粗鲁的撕了他身上的衣服,不顾他欲拒还迎的抵抗, 抬起了他修长有力的脚

    鬼面将军合上手中的书,狂跳不已的心脏让他整个人都沸腾。

    然只片刻,他还是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 打开了那不大的小本子, 接着刚刚的地方继续往下看去。

    看着小本子上那让人脸红心跳的字眼, 鬼面下的人心跳越发的急促。

    “那样太粗鲁了, 很容易受伤”

    鬼面将军点点头, 他也觉得不可思议,那样的事情怎么可能做到,而且肯定会很痛。

    “所以将军, 你放心吧, 我一定会很温柔的。”

    鬼面将军整个人僵住,他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如同木头似地回过头去, 看向旁边不知何时蹲在他床边探头探脑的许君。

    看清楚许君的那瞬间, 鬼面将军触电般把手中的东西扔到了对角的床角, 然后猛地蹦了起来。

    “你怎么在这里”鬼面将军喉咙沙哑。

    他不可思议地看向门口还有窗户,这两个地方都被锁得好好的,根本没有被破坏的痕迹。

    “将军,你偷看。”许君从地上站了起来,看着面前被他抓了个现行的鬼面将军。

    “没有。”鬼面将军急忙否认。

    “我都看见了,你刚刚明明就在偷看。”

    “没有。”

    “明明就有。”许君向着床上爬去,他把扔到床上的宝贝捡了起来,“将军你喜欢哪个”

    鬼面将军脚下踉跄,他又退后了一步。

    什么叫做他喜欢哪个

    “将军你喜欢的话,我们可以试试。”许君见自己的宝贝没有被弄坏,小心的把它藏到了怀里。

    “不知道你想说什么。”

    “不然我们试试水里的那个,正好这里也有温泉,不会冷。”许君已经开始掰着手指头盘算起来,“我看看要带些什么,衣服、鸡蛋”

    听着许君越说越夸张,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出来了,鬼面将军咽了咽口水,“我不去,你要去你自己去,而且那种东西根本就不能放进去反正我不去。”

    许君不再继续,只回头看着他。

    “做什么”

    “将军你果然偷看了。”

    “没有。”

    “你没有偷看你怎么知道我说的东西是干嘛的”

    鬼面将军面具下开始冒出青烟。

    “而去鸡蛋是用来煮水煮鸡蛋的,饿了就可以吃,才不是用来”

    鸡蛋除了可以用来吃,还可以用来干嘛许君想了想,也忍不住脸红起来。

    “把那东西给我。”鬼面将军咬牙切齿,从旁边拿了火折子一副要烧了它的模样。

    “不给”许君捂住藏了东西的肚子往后退去。

    这可是个宝贝,而且还关系到他以后的幸福生活,他怎么可以给鬼面将军烧了

    “给不给”鬼面将军凶起来。

    “不给”看着气势汹汹向着自己而来的鬼面将军,许君转身就跑。

    也是此时,鬼面将军才发现他住的这屋子上方有一个小小的气孔,许君跳上去之后,轻而易举就钻了出去,像是只跑得飞快的老鼠。

    鬼面将军要追,可那地方他根本钻不出去,他只好去旁边搬开桌子,等他把桌子搬开追出门去,许君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许君跑了,鬼面将军却还有些不甘心。

    想一想从那小本子上面看到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他回了房间,拿了自己的被褥大步向着许君那边而去。

    再次站到许君的房前时,正是营中的士兵全部停下训练歇息自由活动的时间,远处的较场上,还有附近的走廊中有不少人在说话,十分的热闹。

    站在许君门前,鬼面将军抬手敲门。

    屋内的许君十分警惕,并没有立刻开门,而是在门后询问是谁

    “是我。”鬼面将军开口。

    许君把门打开一小条缝,戒备地看着要抢他东西的鬼面将军。

    “你不是说要一起睡”鬼面将军拿了自己抱着的被褥递到许君面前给他看。

    许君看着门口的东西,有些惊讶,不过他还是让开了路让鬼面将军进门。

    进了屋,鬼面将军把东西放到一旁,然后回过头来看向屋内。

    在屋内找了一圈没找到那小本本,鬼面将军决定趁许君没注意的时候再找。

    “你就这样来了”许君神色怪异地看着鬼面将军。

    “什么”

    许君指指鬼面将军自带的被子。

    察觉到许君在说什么后,鬼面将军猛然回过神来,他就说他来的这一路上不知道为什么十分热闹

    想来他抱着被子向着许君这边走来的事情,早已经被整个营中的人都传遍。

    鬼面将军不再言语,对自己的冲动和思虑不周感到窘迫,不过他来都已经来了。

    对于他和许君之间的事,他并不在意外人的看法,他在意的从来只是许君地看法。

    见鬼面将军不甚在意,许君更加不在意,关了房门他便汲着鞋子躺到了床上。再过一会儿便是他休息的时间,他这会儿本来就已经在床上躺着,酝酿睡意。

    在床上躺好后,许君拍了拍自己留下的半张床,笑着看向鬼面将军,一起睡就一起睡,谁怕谁

    鬼面将军脱了身上的铠甲,躺到了许君的身旁,忘了自己的目的。

    屋内的烛灯还没熄灭,两人并排躺在床上之后大眼瞪小眼,一时之间都有些不知该说啥。

    又面对面地瞪视了一会儿后,两人都有些不自在的换成了平躺,不再一直盯着对方看个不停。

    静静地并排躺在床上,两人动作一致的望向头顶的床幔。

    以前两人也不是没有同床共枕过,那时候仿佛总有说不尽的话要说,可不知为何如今两人并排躺在床上,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好。

    “你”

    “你”

    “你先说。”异口同声后,许君道。

    “不要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不是乱七八糟的东西”

    稍片刻的沉默后,许君又开口“还是说将军你不喜欢”

    鬼面将军觉得两人触碰到一起的手臂,瞬间着了火,那种事情让他怎么说

    “也不是不喜欢。”

    “那就是喜欢。”

    鬼面将军看向许君,他倒没什么喜欢或不喜欢,不过如果那个人是许君的话,他大、大概是喜欢的

    这一点他早就已经明白,虽然一开始知道许君就是庆功宴那人的时候,他是有些别扭,可慢慢的那份别扭已经消失。

    如果许君能不要去学那么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如果是许君,只是许君,他还是愿意和许君亲近的,可是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他不喜欢。

    “喜欢为什么不可以”许君侧过身来问道。

    这人总想烧了他的宝贝。

    “因为不喜欢。”

    许君抬起头来看着鬼面将军的双眸,试图读懂他眼中的情绪。因为面具的原因有些不方便,许君索性便掀了鬼面将军的面具扔到一旁。

    被许君如此注视着,鬼面将军不由有几分想逃避的想法,可他别开视线后没多久,又回头看向的许君。

    “不喜欢那些东西。”

    “什么”许君没听明白。

    鬼面将军与许君对视,脸上的温度越来越高,就在他都要被自己煮熟时他才喃喃开口,道“我不喜欢那些东西只有你,只是你”

    许君还是有些没听明白,可听着这断断续续的话,看着鬼面将军抬起手臂遮住了自己的眼睛,他也忍不住的开始心跳加速。

    “也只有你”

    许君喉结上下滑动,只觉口干舌燥。

    “不要别的东西,那样很脏我也不喜欢,我只要你,也只有你”

    许君听着那低喃般的话语,耳中嗡的一声后,他明白过来。

    许君躺在床上,他望着床幔,被子下的手却向旁边挪去,牵住了鬼面将军被子下的另外一只手。

    “好。”

    两个人都有些僵硬地握着对方的手,让人心跳加速的气氛在床幔中弥漫。

    鬼面将军以手挡住眼睛,不让身旁的人看见他脸上此刻的狼狈。

    他亦是男人,那种事情若换作是营中其他男人,他只一想到便会觉得恶心觉得无法抑制心中的杀意,这一点从开头到现在一直未变。

    他能接受许君,能容纳许君,能以不同于男人的身份承受那些,是因为他喜欢许君,喜欢到无法自拔,喜欢到能够完全盖过那份不喜,并不是他本身喜欢如此。

    堂堂一个男人,他如何喜欢那些

    能做到如此已经是他现在的极限,让他学着那书上的去骚姿弄首污言秽语,他无法做到。

    许君的手指轻轻颤了颤,他喉结滑动着,好半晌后才酝酿出一句话,“将军,我刚刚说的鸡蛋真的是用来吃的,不是用来做那个的”

    鬼面将军不语,他放在脸上的手臂往下滑了滑,恨不得把自己整张脸都遮住。

    见鬼面将军不说话,许君也不再说话,任由那暧昧的气氛在屋中弥漫。

    不知多久之后,两人才携手睡去。

    002

    次日清醒过来时,鬼面将军一睁开眼,便发现自己被许君整个人抱住。

    许君整个人都趴在了他的身上,也不知道是怎么睡的,才能睡成这样。

    知道许君有赖床的习惯,鬼面将军并没有把许君叫醒,他轻轻把人放到床上,无声的穿了衣服出门洗漱。

    等他忙完,把早饭一并端回来时,许君果然正迷迷糊糊地坐在床上打瞌睡。

    鬼面将军半哄半诱惑的把人从床上拉了起来,又给穿了衣服推出门去洗漱后,他坐在桌前等着许君回来一起吃早餐。

    十二月已将近,许君从门外进来时,已经被冷水冻清醒。

    他吸着冷气,一蹦一跳地跑进门后连忙把门关上,然后跑到鬼面将军面前,直接把手塞到了鬼面将军手里,让鬼面将军给捂着。

    “好冷。”

    鬼面将军捂着怀中被冷水冻得有些红的手指头,有些心痛地哈着气,捂了好一会儿后,才把那双手捂得恢复了温度。

    等他放开许君手时,许君已经趁着他给捂手的时间,歪着脑袋把碗里的粥喝了小半。

    喝着暖呼呼的粥,许君脸上渐渐恢复红润。

    “武器的事情你准备怎么查”鬼面将军把两人的碗换了过来,让许君吃他那一碗还没动过比较多的。

    馒头已经有些冷了,许君不爱吃。若只喝一碗粥,他吃不饱。

    “基本的资料我都已经整理过了,能入手的地方不多,除了之前抓到的那些人之外,大概只能看看以前那些库存。不过基本没啥库存,估计也查不到什么东西。”

    “那些人我会叮嘱,让他们尽快撬开嘴。”

    许君点头。

    两人窝在屋里,吃完了早饭后,各自忙碌了起来。

    许君去找了林绪,鬼面将军先去了一趟议事大厅那边,确认了今天的行程,然后这才又回来。

    他再回到这边屋子时,许君和林绪两个人已经抱着一大堆的账本正在核对,账本地上桌上堆得满满的都是,看得颇有些让人头痛。

    鬼面将军进门,林绪还没开口,旁边许君已经习惯性地递了个账本过去。

    林绪正惊讶,鬼面将军已经乖乖接了过来帮着一起查。

    许君账房的事情向来都是亲力亲为,很少有机会让鬼面将军给他帮忙,不过之前一次年关核对账本的时候,两人曾经合作过,也算是养成了默契。

    “这边我来核对,你帮我把所有的账本按年份整理一下。”许君埋着头,头也不抬的吩咐。

    一旁的鬼面将军乖乖点头,蹲到地上去看地上那些美在一起的账本,把它们分年分月的分开放。

    林绪手中的笔悬空,他微微侧头,看着桌子旁边乖乖在地上忙着的鬼面将军,有些诧异。

    此刻的鬼面将军哪里还有作为鬼面将军的模样,全然成了许君许大账房的小跟班,让往东绝不往西。

    林绪又看了看旁边毫无自觉,把鬼面将军指挥得团团转的许君,无声地摇了摇头,这两人乐在其中,他无话可说。

    三个人蹲在放着暖炉的屋里忙了一天,直到天色暗下来,屋内不得不点起烛灯,三个人这才决定收工。

    之前的账房做账的方式比较麻烦,单独和皇商有来往的五、六年的账本就足足写了快有两百多本,他们要查的是其中武器防具的部分,还得从里面再筛选。

    “累死了”

    林绪在一旁揉着手腕,许君则是已经站起来扭动身体,鬼面将军默默替许君做最后的收尾工作,把所有的账本整理好放在一旁。

    许君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身体,正琢磨着让林绪和他一起去食堂那边吃些东西,门外边有人敲门。

    来的人是来找鬼面将军的,是为了之前许君抓回来的那一批人。

    “那些人已经开口,不过他们应该只是外围普通的打手,能够问出来的消息也不多。”听完那些人的报告,鬼面将军回来与许君说。

    关于这一点,许君早有准备。

    当初那些人来找茬时他就察觉到了,他们虽然有组织有纪律,但做法明显并不是很高明。

    说话间,鬼面将军把写着从那些人口中问到的消息的资料,递给了许君还有林绪,让两人看。

    就如同鬼面将军所说,问出来的消息不算多。

    唯一确定的只有几点,其一是这些人确实如同许君所预料是那些人派来的,其二便是那些东西确实有问题,不过那些被抓的人所知不多,只知道上头的人确实有拿回扣。

    再有,就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信息。

    “这些人还麻烦将军交给我,回去时我会把他们一并带上。”林绪收了资料,“有活人开口,也能更添几分真实性,也算是一份证据。”

    林绪虽然这么说,但许君两人也知道这证据只能算佐证,并不能当真。想要把这件事情解决,最好的办法就是能拿出真凭实据。

    “我会让他们注意不弄死了。”鬼面将军甚是冷漠。

    “这次麻烦将军了,多亏将军让他们开了口,着实帮了大忙。”

    鬼面将军点头,应了。

    一旁被忽略的许君见状急了,“是我抓住的人。”

    正打着官腔的两人,回头看向许君,忍不住都笑了。

    许君看了看林绪,又看了看鬼面将军,林绪笑也就算了,鬼面将军笑什么

    “明明就是我抓的人,如果不是我把人抓回来,你怎么有机会审问”

    “是我让他们开的口。”鬼面将军忍不住想要逗弄许君。

    “但没有人,你怎么让他们开口”

    “就算你抓到了人,不能让他们开口,也是无用功。”

    想起之前许君审问的方式,鬼面将军眼中笑意更甚。许君他以为这群连人都敢杀的人,是拿个铲子就能吓唬到的吗

    “但是”

    林绪没有等两人再继续抢攻斗嘴说下去,他从旁边走开,他已越来越受不了这两人。

    不过不得不说,鬼面将军把许君保护得很好,在营中呆上一年多的时间还能有如今的性格,鬼面将军的保护功不可没。

    且鬼面将军虽然没说,但林绪也能够察觉到。

    那些人想要对许君下手肯定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但即使鬼面将军在前线领军,许君这边依旧安然无恙,想来应该是他安排了人手在账房。

    不然依照那些人的性格,这事情暴露之后定然会立刻想办法除去许君,而不是拖到现在许君上街落单才出手,还是用那样满是漏洞不严谨的方式。

    这种前线,这种战场上,死个把个人那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有时未必是死在战场上,未必是死在敌人手中。

    无视身后乐在其中斗着嘴的两人,林绪自己去了食堂那边,遇到了几个副将与众人一起吃完饭后,回来的路上他叫住了陶驰。

    他来这边已经有一段时间,但一直都在营中跟着许君查账,还没有机会四处走动。

    他与陶驰聊了一会儿,希望陶驰明天有空能带他去附近的江口城走走。

    江口城现在已经是大榆的地盘,不过之前一直归属夏国,如今虽然才经历战乱,但总归还保持着几分异国风情。

    既然来了,有机会的话他想去逛逛,也正好散散心。

    他来这边已经有一段时间,算上路途中消耗的,少说得有一个多月了。

    算算时间,宫里那边应该已经开始筹备着选秀了,也该要忙了。

    然第二日,林绪大清早起床,避开许君到了与陶驰约定的地点时,看到站在陶驰旁边还在斗嘴的两人,他瞬间便生出了不想去的心思。

    他只想静静,很想静静

    “这边”

    许君远远的就看到了他,他连忙冲林绪招手,这让已经转身准备往回走的林绪不得不硬着头皮走过去。

    走到三人身旁,林绪看着旁边陶驰一脸的麻木无语后,沉闷的心情放松了不少。

    “走吧”许君转身,开心的在前面带路。

    他虽然也来了这边很久,但还没有在江口城仔细逛过,之前那一次去就遇上了刺客,如今难得有机会可以不用管其它事情过去逛逛,他自然不可能放过。

    几人离开了军营,并没有骑马,而是选择步行。

    离开营地后,向前走了一段路,很快便进入了一片山林中。

    翻过这座不算太高的山,再往前走一段路,便能看见江口城。

    林中无人,寂静万分。

    四人走在林中,脚下是沙沙的树叶声。

    空气中带着几分冬的寒冷,还有几分枯烂树叶的腐臭,不过更多的则是山林的湿气。

    “将军怎么有空”林绪看向身旁的人。

    他与鬼面将军相识的时间很长,但相处的机会却不多。

    以往见面,往往都是在皇上为鬼面将军设的酒宴上。他偶尔会和鬼面将军说上两句,虽然大多数时候鬼面将军都并不理会。

    “不安全。”鬼面将军答。

    江口城现在已经归属大榆,可是里面住的人还是原来的人,城里这段时间已经发生过不少的事情,不算安全。

    林绪贵为丞相,若在这里出了事,就算他与晋祁是那样的关系也不可能全然置身事外。

    更何况,许君也去。

    林绪看着走在前面兴冲冲带路的许君,心知肚明,“那就麻烦将军了。”

    “你们在说什么快一点,再晚就天黑了。”许君站在前方,兴冲冲的双手叉腰等着慢吞吞的三人。

    “急什么,我们又不是去赶集。”陶驰笑他。

    “不去赶集,那去干嘛”许君看向林绪,林绪不是说要去逛逛,逛逛不就是赶集不就是去玩

    林绪无奈,他原本只是想散散心,不过想一想似乎和许君说的去玩也没什么太大差别。

    三人加快脚步,跟上前方的许君。

    大概是被许君兴奋的情绪感染,三人的脚步都轻快了不少。

    他们三人皆是忙人,鬼面将军自不用说,作为边关军总将军的他,这样闲暇逛街的机会几乎屈指可数,陶驰没比鬼面将军好多少,作为丞相的林绪亦是。

    就连许君,也已有许久没有这样的机会。

    四人凑到一起后聊起了江口城,聊着聊着,走在前面的鬼面将军和许君两人又开始吵了起来。

    “人是我抓到的,当然是我比较厉害。”

    “消息来源虽然重要,但消息本身才是最重要的,如果不能得到消息,那之前的都是”

    “但是如果我没有抓住他们,你怎么”

    两人与其说是吵,不如说是斗嘴,他们自己不觉得,倒是把旁边的林绪还有陶驰听得有些受不了。

    看着向前走着的两人,陶驰和一旁的林绪两人对视一眼,默契的放慢了脚步。

    趁着前方的两人光顾着斗嘴没顾上他们,两人悄无声息的往旁边躲去,迅速的在林中拉开距离。

    他们是打定了主意,不和这两个人一起玩了。

    003

    等两人发现林绪和陶驰逃跑了时,他们已经在山中走了好一段路,都已经翻过山快到半山腰附近。

    “你看吧,你把他们吓跑了”许君停下脚步,他有些迷路了。

    一路走一路和身旁的人拌嘴说话,他都忘了看方向。

    鬼面将军不语,把人吓跑的明明是许君。

    “走这边。”许君选了个方向往前走。

    鬼面将军默默跟在他的身后,对于能不能去旁边的江口城他倒并不在意,与许君并肩走这么一路,他倒也觉得不错。

    走了一段路后,许君停下脚步,他四处张望了一番,回头求助地看着鬼面将军,他彻底的迷路了。

    之前那次去江口城的时候他是骑马,走的路都是大路,较平坦的地方。

    今天因为是步行,四人选择走更近的山里,他原本认定了一个方向一直走,结果发现似乎绕错了方向。

    鬼面将军接到求助,看了一眼四周,指了指一个方向。

    两人又继续向前走去,然没过多久,两人又走回了原位。

    看着四周熟悉的景色,许君可怜巴巴地望向鬼面将军,后者也有些惊讶,似乎没预料到自己也会迷路。

    鬼面将军又看了看四周,判断了一下方向后冲着许君伸出手,牵着已经有些走累的人往前走。

    第三次回到同一个位置后,许君有些没了力气。

    他选了一处稍平缓的地方一屁股坐下,那一片是一片干枯的草地,草叶细细长长很厚实,坐在上面很舒服,就如同一张软软的床。

    鬼面将军在四周走动了一会儿,依旧没能判断出正确的方位后,也在许君身旁坐下。

    这山算不上很深,倒也不至于真的让两人出不去,不过现在两人显然都有些不想走了,特别是许君。

    他舒舒服服的赖在地上,把自己缩成一团。

    鬼面将军坐在他身后,静静地看着远处。

    深冬季节的山里,风景算不上多好,毕竟树木上的树叶都已经凋零。

    他们所处的位置在一个避风的角落,若不注意看很难看到。

    “要是有些吃的就好了。”许君翻了个身,盘在鬼面将军身边。

    在山里迷了路,他又累了,想去江口城的计划几乎告破。可如果就这样空手回去,他又有些不甘心。

    许君正闭着眼睛琢磨怎么办,他的脸上就有一个东西压了下来,东西温温的,轻轻的。

    许君睁开眼,看见一个黄色的油纸包,那油纸包他很熟悉,因为那是装着他零嘴的油纸包。

    又到过年,他家里给他寄送了许多。

    许君连忙从鬼面将军手里接过东西,然后打开看,里面装着的是一些蜜饯。

    “你怎么会有这个”许君塞了一颗在嘴里,甜甜的味道在他口中漫延开后他满足的半眯着眼,想了想后他又塞了一颗进去,一下子两边腮帮子都鼓了起来。

    “你放到我那里的。”

    许君有储食的习惯,一到冬天就会放好多零嘴在他那儿,方便他随时都能吃到。

    他之前看见了,就收了起来。

    许君吃到甜甜的蜜饯,心情大好,他选了一颗最大地递到了鬼面将军的面具前。

    鬼面将军掀开面具,含住。

    “好吃吗”

    鬼面将军点头。他算不上多喜欢甜食,不过却莫名的喜欢嘴里许君喂的东西。

    “甜吗”许君又问。

    “甜。”

    许君笑了笑,躺回地上。想了想他又从地上爬了起来,他整个人扑到鬼面将军怀中,掀开鬼面将军脸上的面具吻了上去。

    一吻结束,许君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果然好甜。”

    鬼面将军无奈,他乱了的呼吸才调节过来,面前已经又多了一颗蜜饯。

    鬼面将军看向许君,看到对方眼中的期待后,他含住了蜜饯,连同许君的手指一起。

    他把许君手上的蜜饯用舌头卷进口中后,嘴巴从许君手指上移开,看到许君怔住,他勾起嘴角轻笑。

    随后看到许君慢慢的向着他凑过来,他亦不惊讶。

    若只是许君,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他是喜欢的。

    含住对方的唇瓣,接受对方的气息,两人慢慢躺到了地上,拥吻作一团。

    唇与唇的触碰,气息与气息的交融,两人都极近疯狂的吞噬着对方口中所有的呼吸,直到对方和自己都快要窒息也舍不得放开。

    强烈的想要融作一体的渴望,让两人久久不愿意停下。

    一吻结束,许君喘息着,心跳紊乱加速,他整个人软软地靠在鬼面将军胸口,呼吸着他身上特有的气息。

    鬼面将军抬手,静静的拥着躺在身上的人。

    寂静当中,两人都没说话,和之前的斗嘴不同,此刻两人是都不想说话。

    想到之前两个人幼稚的互相斗嘴互相欺负的事,许君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看到许君笑,鬼面将军也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

    只是和许君的哈哈大笑不同,鬼面将军地笑内敛许多。

    冬日的暖阳落在鬼面将军脸上,让他整个人散着暖阳般淡淡的温暖,阳光下,他带着笑意的黑眸宛若一对墨玉,眼神朦朦胧胧。

    也不知道笑了多久,两人这才停下。

    肆无忌惮的大笑完,两人心中都爽快不少,之前分别许久的压抑也随之不见。

    长达一年的大战,并不是完全没有对两人造成影响。

    长时间的分离,一直紧张对方的安全,让两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彻夜无眠。

    许君自不用说,鬼面将军一直在前线带兵,最忙的时候几个月都没有音信。

    没有音信,许君也不敢多追问,有时收到鬼面将军百忙之中的几句短语,他亦不敢多说,就怕说多了乱了他心神,让他出了岔。

    毕竟那里是战场,是谁都有可能死掉的地方。

    许君有时候都在想,或许在他毫无察觉蒙头大睡的时候,前线已经交锋许多次。或许鬼面将军受了重伤正生命垂危,或许什么时候他等来的战报就变成了一纸丧书

    许君呆在相对安全的后方,这对鬼面将军来说是一件稍微能宽慰他的好事,然他心中的压力也不小。

    军队,边关,大榆,许君,稍有不慎,哪怕一场败仗,都有可能让他所要守护的这一切化为乌有。

    十几年的边关生涯,他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压力与生活,他本以为是这样,然而事实上却并非如此。

    有了要守护的东西,有了在意的东西,他开始变得畏手畏脚起来。

    每一次的计划都会再三衡量检查,每一次的行动都会慎之又慎,他不想失败也不想受伤,但他不得不继续往前,因为他决不能后退。

    偶尔梦见大榆边关被攻破,梦见他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况,梦见许君一身血地站在他面前他却无能为力,他总会大汗淋漓的惊醒,然后彻夜无眠,不敢入睡。

    一切结束,再次见到时,他一直有些恍惚,总觉得这是梦境。

    在账房当中和许君见面,他那时候愣住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也是有些怕惊扰了梦境,怕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还在那满是尸骸的战场上。

    在那些残酷的梦境下,以前所向无敌的人有了害怕的情绪,变得患得患失。

    许君静静地躺在鬼面将军胸口,听着他强壮有力的心跳,一颗心莫名的安定下来。

    一直想念着的人突然出现在眼前,虽然许君早就已经知道战斗结束之后两人定然还能相见,但真的见到时,许君却反而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和鬼面将军相处了。

    太多想说的话不知道该怎么说,太多想做的事情不知道该怎样开头。

    就好像兴奋过了头,两人总也忍不住要去确认对方是否真的就在身边,逗弄,欺负,斗嘴,总也不够似的。

    许君发现鬼面将军竟然和自己斗嘴时,就已经察觉到自己和对方都有些不对,有些过于兴奋。

    鬼面将军大概也早已经察觉到自己的异常,毕竟他大概从未如此过,从未和人斗嘴。

    只是两人都并未点破,因为他们只是太久没见,太久太久,久到两人都有些害怕。

    最初几天的兴奋后,如今冷静下来,知道如今的一切都是真实的并非梦境,两人都忍不住的放松下来。

    “将军”

    “别说话。”鬼面将军轻轻按住许君,不让他继续,“让我先说。”

    鬼面将军环住许君的手用力,另一只手也抱住了他。

    许君不语,不再和鬼面将军抬杠,最初那两天的兴奋过去后,如今的他已经恢复。

    鬼面将军要先说,他就静静听着。

    “我喜欢你。”

    低沉的,带着几分沙哑的声音轻轻响起。

    声音很轻,很短,稍纵即逝。

    听着那四个字,许君呼吸慢慢变粗。

    这句话他不是第一次从鬼面将军口中听到,但这一次,却让他瞬间便疯了

    许君撑起身体,慢慢上移,与鬼面将军面对着面。

    他仔细地打量着面前的人,不放过他脸上任何地方。

    清俊的眉目,挺秀的鼻翼,如古潭般的黑眸,被吻红的薄唇,比常人略显白皙的肌肤。

    特别是那被吻红的薄薄的唇,很是性感。

    “将军,可以吗”许君轻声问道。

    他已动了情,就因为这人一句话。

    鬼面将军没有开口,着一身黑色衣衫的他静静躺在那里,放松了身体,任由许君看着。

    许君俯身,有些粗鲁地吻了上去。

    他也很想温柔的对待这人,可他却怎么也无法遏制自己体内想要了这人的心,更加无法压抑因这人一副任他为所欲为的放松动作而暴涨的谷望。

    百般的旖旎风情随着冬日暖阳弥漫在寂静的林中,低沉的喘息偶尔惊动了林中的野鸟,换来一阵低吟。

    大山那头,随着微风偶尔传来的号子声变得遥远,也变得不那么重要。

    这边关,这营地,他们已经待得太久,即使他们才来这里驻扎没几天,他们却都已经明白,这里不属于他们。

    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www.biqug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