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读书 > 玄幻小说 > 快穿之灭了她的光环 > 《快穿之灭了她的光环》正文 第386章 大猪蹄子小猪蹄子(6)
    说完这四个字之后……心情倒是真的轻松了。

    很神奇。

    她是真害怕这小男孩突然难过突然哭泣……刚刚经历了一场纠结之后,现在倒是觉得,这样似乎也不错。

    反正就这么一个世界而已,反正她也没有儿子。

    活了千来岁没有过当妈的体验,就当这次是系统给她发的儿子体验卡了……

    正巧她觉得自己和这个小男孩缘分挺深的。

    当季暖的声音落地之后,小男孩眸子里的愉悦便再难遮掩住。

    满满当当的,都快溢出来的那种欣喜。

    他仰着头,略有些小心地问道:“娘亲要走么。”

    季暖这次倒是没有什么犹豫地点了点头。

    毕竟她还有任务的。

    边柠已经失踪一夜,边将军那边估计已经快急疯了。

    失踪的第一夜,为了女儿的名声,将军府应该会暗暗寻找不声张。

    可如果她今天还不能回去,估计将军府便会贴告示之类了。

    那样的话,对她的名声损害会不小。

    在告示中不管是说她是主动出去玩走丢了也好,还是说她被山贼掳去了也好……在这种相对有些保守的世界里,不管什么原因,只要女孩子一夜未归,人们总是会想入非非。

    尤其,还有一个曲微娇在不断当搅屎棍子。

    她要是今天还回不去,多多少少都会有点麻烦。

    好在听到她这个答案之后,小男孩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动。

    而且没等她出声安慰,小男孩便已经十分乖巧地缓缓开口:“我带娘亲走出去吧。”

    说着,还把小手递过来。

    季暖愣了一下。

    她看着这个动作,心中蓦然淌过一股暖流。

    轻轻拉住小孩子的手,两个人一起出了门。

    ……

    在路上,季暖脑子里还在盘旋着自己莫名其妙多了个儿子的事,心绪无比复杂。

    倒是小男孩开口把她的思路拽了回来。

    “娘亲能打得过那个守卫,为什么会想要翻墙。”

    “是不忍心杀人么。”

    季暖:“……”

    她要怎么样说才能既不破坏自己在这娃心中的慈母形象,又能隐晦地说出来自己其实没那么善良的事实?

    思索了半天,她才一脸正色道:“其实……”

    “也可能是我比较不忍心麻烦自己。”

    “你看……如果我翻墙走了,就不用跟他打架,我就能省事。而他呢,没有看住我,就会被惩罚……兴许比让他痛痛快快地死还要给劲儿。”

    “所以,其实这个世界有很多既能不用自己动手,又能让别人更痛苦的做法。”

    “咱们可以借刀杀人,对吧。”

    小男孩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

    季暖看着红绡组织里的风景,感觉还挺不错的。

    就是让人十分心旷神怡的那种。

    满山遍野的梨花树,廊亭水榭楼宇高阁……一点都不像是一个杀人如麻意欲推翻王朝的组织,倒像是一个隐士家族的居所。

    还挺有诗意的。

    蓦然,她住了脚步,眼珠子一转,看向一旁的小男孩。

    “对了。”

    “你不是说守卫听不见我们说话的么。”

    小男孩:“我骗娘亲的。”

    季暖:“……”

    哎呦我去。

    这小娃娃有点要往猪蹄子的方向发展嘿。

    说谎话的时候神色无波无澜,说真话的时候也就是那么回事儿。几句话里面真真假假的,还真不怎么能轻易分清楚。

    这点还和她有点像。

    季暖眨巴眨巴眼睛,毫不留情地戳穿。

    “……你现在也在说谎吧,小鬼。”

    “你若是真骗我,那他从一开始就能听见我们说话,又怎么可能在我们唠嗑那么久之后才察觉不对劲闯进去?”

    “是你吧。一开始让他听不到,后来又故意让他听到些动静。”

    所以,他那两句话,都可以说是假的,也都可以说是真的。

    因为都是半真半假。

    啧。

    小猪蹄子。

    男孩并没有什么被抓包的窘迫或者想要掩盖事实类的辩解,甚至神色都没有什么波动。

    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便没了下文。

    三四岁小团子一样的人儿,正常来说应该连和成年人交流都费力气……咋地这货就跟成了精一样呢。

    季暖轻轻拉了拉他的手,道:“说吧,为什么那么做。”

    小男孩抬眼看着季暖,眸子里面是快要溢出来的那种喜爱和保护欲。

    ……真的是保护欲。

    季暖看到他的这种眼神,心里面就没来由的滞了一下。

    然后,他就听见了小孩子用一种软软糯糯的嗓音,用一种绝对霸道不容反驳的语气,说了两句话。

    “因为,娘亲要走正门。”

    “我会让娘亲走正门。”

    ……

    闻言,季暖的心又滞了两下,一时有些无言。

    ……莫名有些感动怎么破?

    她本身就是一个不怎么习惯表达情绪的人。

    所以季暖把自己心中想法略微撇掉,又道:“那我刚刚说那些之后,你说你知道了……真的只是字面儿上的你知道了,是么。”

    小男孩把头转了回去,牵着季暖的手继续往前走,声音依旧是平淡的浅浅的,散在风里显得不是容易捕捉到的样子。

    “嗯。”

    “既然娘亲不喜欢麻烦,那我会帮娘亲清除麻烦。”

    “——所有冒犯娘亲的人,都该死。”

    季暖愣了愣。

    并没有觉得这样的话从一个三四岁的孩子口中说出来是一件多恐怖的事情。

    她依旧……能体会到的只有感动。

    原来,有儿子是这样的感觉么……

    似乎……也并不陌生。

    季暖的思路飘啊飘,走了很远之后才拽回来。

    他晃了晃小孩子的手,道:“还没问你的名字。”

    小孩子缓缓回道:“我叫宇文麟。”

    “娘亲可以唤我阿麟。”

    季暖眉头微挑。

    宇文麒。

    宇文麟。

    “……所以,你是宇文麒的儿子?”

    小男孩似乎对于‘宇文麒’三个字并不是很感冒,听到之后明显没有唤娘亲的时候那样的乖巧和热情,只淡撇撇地回了三个字。

    “姑且吧。”

    季暖:“……??”

    姑且吧……是,几个意思?

    “那个守卫不认识你?”

    宇文麟:“嗯。这里的人,除了他没有人见过我。”

    季暖:“‘他’是指,你父亲?”

    宇文麟闻言,又淡撇撇地吐了五个字。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www.biqug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