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读书 > 玄幻小说 > 灭世武修 > 第二千零三十一章 还没经过我的同意 三
    紫气东来,朝阳破晓,晨光照亮大地,炫金色的霞辉美轮美奂。

    温暖的晨光打在了乌恒身上,可他的身体却越渐冰冷,没了温度,没了生命力。

    斩道崖前,没有他三年来日思夜想的佳人背影,只留下挂在锐石上的一角布料。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三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三年前,乌恒在大劫中被斩,身死道消,只留一具空骨架,面对一座孤坟,雪花只有无处话凄凉,不知渡过多少孤独夜晚。

    如今三年后,他回来了,活着回来,满怀期盼二人再重逢相聚,可是伊人已经离去……

    三年死,三年生,三年生,三年死……

    他离去,她还活着,他活着,她却离去……总是两难相见,徒留感伤。

    晨光朝阳后,伊人背影离,只留一缕残布,万丈悬崖,布满杀阵,没人可以在其中存活。

    乌恒取来那一缕残布,珍重捧在手心,紧抱入怀中,一抹暗香似有似无,他太熟悉雪花身上那一种很淡很淡的百合花香了,确定就是本人所留。

    乌恒跪在地上,无声哽咽,钻心疼痛,泪水模糊脸庞,他的身体在颤抖,不断的发颤,痛到无法自拔。

    “不……”

    忽然,乌恒仰天长啸,大片长空都随之崩裂,山摇地动,柳金与一种赶到现场的活化石全是唏嘘,紧紧捂住双耳。

    吼声太凄凉了,痛彻心扉的那种凄凉,感染众人,不免鼻子发酸。

    究竟发生了什么,让一个生出十三仙脉的盖世人杰如此悲怆感伤,如此的痛苦不堪?

    一众活化石放下心中的疑问,赶来的那位老师也放下愤怒,静静站在后面观察,其中必然存在一些隐情才是。

    乌恒跪在地上,睚眦欲裂,双眼布满血丝,狰狞而恐怖,伤心到欲绝。

    “为什么,你就不肯在多等我一时……”乌恒失神呢喃,泪水似泉涌,身体不断哽咽抽搐。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估计写的就是此时此刻吧,雪花离去了,再也不会见面,只留一缕残布随风飘荡。

    “不,不会的,你不会离我而去……”乌恒忽然摇头,神色恍惚,他接受不了如此事实,整个心都在开裂,滴血……

    “没想到会是此结局……”副院长闻讯赶来,见此情此景,也是惆然若失,不过他绝对不会允许十三仙脉人杰殒落,末世就要降临,乌恒有任在身,不允许出问题。

    几位老师唏嘘,同情乌恒的境遇。

    本是一个奇迹的诞生,将有一场伟大的庆功宴,可爱人离去了……

    世间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挚爱离去,你却活着吧。

    也许这样的打击,比三年前那场大劫来的更恐怖多了,或许十三仙脉人杰会承受不住,可能毁掉道身。

    书院几名长老担忧,而一边隐居后山的活化石已忍不住迫切询问情况,得知实情后,他们一个个瞠目结舌,但紧接着沉默,三年后回来本该辉煌无尽,现在却只能跪在斩道崖边痛哭。

    “也是我们疏忽了,没能察觉那女娃闯进后山禁地。”两位守后山的老者自责,早在一年多前,雪花就无声无息来到过斩道崖边。

    “真是个痴情男儿。”看着痛苦不堪的乌恒,柳金隐约同情,之前的仇怨消散。

    紧接着,哭声回荡崖边,乌恒大哭一场,压抑的情绪止不住涌动。

    他回想往事一幕幕。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我总不能叫你冰魄焰吧。”

    “上古年间,我曾有一个称号,雪花……”

    “放开我,你如果今晚碰了我,日后休想我教你大道阵纹!”

    “阵纹之道?你真答应教我阵纹之道?”

    “不是,我想结婚了。”

    “好,三个月内,我们成婚。”

    “你错了,你个混蛋,你以为这样,我们就不会伤心了?你化成灰我都认识你,不管变成什么样,你永远都是乌恒,永远都是我的小男人。”

    乌恒回忆,所有的画面似流水浮现,雪花的一颦一笑,任何一个动作与神采都美得如梦似幻,完美无瑕。

    “我只等三年,这是第一年了……”连接鸿宇星的星空古道上,雪花无尽惆怅,面容憔悴。

    一切的画面断绝至此。

    “明明说好等我三年,这才到三年,才刚刚三年,虽然也是最后的三年……”乌恒哭泣哽咽,批头散发,整个人黯然无光,十三仙脉如灯火灭去。

    他痛哭流涕,全然没了以往形象,也并不在乎旁人的眼光,跪在崖前,文弱背影消瘦的让人心疼。

    “多情苦,一生苦,痴情只为无情苦。”一名老师长叹。

    “彼岸花开,花开彼岸,奈何,奈何啊,也只能奈何桥上叹奈何。”

    “情,总是斩不断理还乱。”

    在场不少活化石走快走到生命尽头,什么事情是没能看透的?

    但唯独一个“情”字难以忘怀,难以看透,真正可以斩“情”的人少之又少。

    “唉……”星羽、凤凰、素月赶来现场,见此情此景,不知改如何悲伤,唯有长叹。

    “还是如此结局吗?”倾城雪、大黄狗、刘承痛心。

    有的时候,悲伤起来会忘却哭泣,真正从悲伤中醒悟过来,才会开始哭泣。

    一切都终结了,雪花还是离开,落入斩道崖,在那无尽杀阵中香消玉殒。

    “在多等一刻也好,可是你没等,如此,我又何必在多活一刻。”乌恒绝望。

    此言一出,全场变色,众多老师瞬间消失在了现场,朝着斩道崖边冲来,几位修为无边的活化石远程出手,仙力化为锁链,朝着乌恒捆去。

    他不但是大成神体,还觉醒十三仙脉,绝对不允许死去,他是这个时代未来的一缕光,不可熄灭。

    “不必拦我,生无可恋。”乌恒批头散发,跪在崖边,浑身上下被无数强劲的仙气封锁紧捆,只是这也捆不住他必死的心。简简单单八个字,已经说透人生……

    “你都没经过我的同意,就生无可恋,未免太过任性了吧!”这时,一个天籁动人的声音回荡崖边,回荡乌恒耳畔。

    一位绝尘的白衣丽人自林中走出,明丽眼眸看着乌恒……她没有跳崖,只是在崖边发呆了片刻,一角裙料不下心挂在了锐石上。

    她还在等待奇迹……

    奇迹发生了,可是奇迹哭了,而且要死要活,这让她很无言,看到此等场面,也是尴尬,也感动的稀里哗啦,原来他哭起来的样子那么难看。

    …………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www.biqug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