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读书 > 玄幻小说 > 灭世武修 > 第八百三十章 一线生机
    “沉尸河果然会封禁yiqie精元之力……”天罡老祖双眼微眯,眸子里的光芒像蛰伏在暗中的一条毒蛇,随时会窜出来咬人一口。

    他压抑心中的fenn,阴冷道:“乌恒,我倒想kankan你能如何游到河对面!”

    “我也很想kankan你如何将兵器从河里捞出来!”沉尸河面上,传来乌恒的讽刺声,因为地域辽阔,声音中带着几分空幽。

    此言一出,天罡老祖整张脸顿时垮了下来,河水隔绝yiqie精元之力,他暗中运转精元,却无法将那件远古圣兵操控回到手里,而如果想去捞,那简直是大海捞针,希望渺茫!

    众修士神色一片古怪,腮帮鼓着,却不敢笑出来。

    “小子,去死!”天罡老祖气急败坏,又是祭出一件远古圣兵来,其家底果真不是一般的厚!

    乌恒耳力惊人,再加上开阔水域中传音效果能达到几公里,他自然一字不露的听到了那老匹夫的叫嚣,于是不慌不忙地嘲笑道:“我看你还是省点力气吧,不要把天罡神教的家底都败光了,毕竟使用一件圣兵,可就少一件呐!”

    天罡老祖手一抖,想了想,还是理智收回圣兵,要在丢一件远古圣兵在河水中无法收回,那还不得哭死去!

    他气得七窍生烟,肺部几乎要炸裂,却只能站在岸边,眼睁睁看着乌恒逍遥自在的越游越远。

    这简直是奇耻大辱,让他一代大圣如何立威?

    “天罡老祖前辈,莫要心急,那小子过不了黄泉水,必死无疑!”

    “就是,没必要为了这样一个将死之人气坏身子。”有一些对天罡老祖俯首称臣的修士相继出言,露出毒辣之色,阴狠看着游在水面上的乌恒与孙义清。

    乌恒的朋友站在岸边个个心惊胆战,但也没法劝他回头是岸,因为没有回头路,跳下去的那一刻就注定无法左转或者向右,前面是地狱,后面也是地狱……

    岸边,三大古王、两位大圣蓄势待发,恨不得将人族身体抽筋扒皮,河中一条诡异黄泉分流河水,在水面中央流淌,那是太阴真水最可怕的一种,虽然说不算是最浓烈的黄泉水,可大圣都说触摸必死无疑!

    孙义清紧皱眉头,觉得河水越来越冰冷刺骨,他看向河水中央的那一条可怕黄泉,紧张道:“乌恒,我们真要强行闯入?”

    乌恒浑身湿透,同样觉得严寒,水已经冷入骨髓,核心体温正在迅速下降。在这样一条封禁精元之力的诡异大河中,一旦chxian体温下降破劳过度,那将是你最不想面对的事情,会在煎熬中慢慢地死去。

    “我们没有太多的力气能够向上游前行,或者下游漂浮,长时间待在这么诡异的水域肯定会出事情,所以得尽快游过河岸对面了!”乌恒出言道。

    “那岂不是找死!”

    “不,这里有一线生机,我方才在河岸边用天眼就看出了,左右前后都不行,那就只能上天或者入地,精元之力被封锁无法飞行,所以只能向下!”

    “什么意思?”孙义清露出疑惑表情。

    “黄泉水并未覆盖整条河面,而且我看过一篇山海经所述,黄泉水比普通水要轻,它是漂浮在河面上,而河底中,未必是它的流域,原理其实和油一样,水面上都是油,却不代表水面下会是油!”

    “噢?照这么说来,只要我们潜水过去,就会安然无碍了?”

    乌恒点头道:“对,这条黄泉流域顶多覆盖河面三米,只要我们在三米以下的水中潜过去,就不会触摸到它了!不过为了安全起见,我们最好沉入河低!”

    讲述间,他们已经快要接近河水中央,这里的河水多少受到黄泉水影响,变得更加严寒刺骨。

    两位拥有特殊体质的年轻人浑身颤颤发抖,可为了活下去,只能咬牙坚持。乌恒在河面上做了几次轻缓的深呼吸,但不要急促,那样会导致你的肺部扩张迅速,导致反弹回来,就难以做到长时间闭气了。

    做完轻缓的深呼吸,乌恒长长闭下一口气,直接一个猛子扎下水面,单手一晃几十万斤的力道让他迅速沉入几十米深的河底,他抓住一块巨大石头,那样就能遏制浮力,在河中行走了。

    孙义清同样效仿乌恒的做法,沉入河低,与他在松软的河床上行走,四周都是泥黄.色的混合物,让人觉得很难受,如果是有洁癖的修士,绝对就如来到人间炼狱一般难受。

    河岸边,几万修士屏息凝神,有的神色紧绷,有的露出得意之色。

    “糟糕,乌恒与孙义清沉入河中了!”

    “哈哈,人族神体必死无疑了!”

    雪花祭出一双天眼,眸子中金色光华流转,神色变得异常凝重,但并未绝望,因为她与乌恒一样,都看出了河内的一线生机。

    “雪花姐,这可怎么办呐,坏人表哥和那个野人会不会给腐蚀成白骨了……”轩辕月急得跳脚,光是想想那画面,就浑身起鸡皮疙瘩,感到绝望。

    轩辕青云眸子深邃如星空,青衣猎猎,长发披肩,给人一种学识似瀚海的厚重感。他道:“山海经中记载过黄泉水,它就像油一样会漂浮在水面,但我不敢确定是否真实。“

    “河中有一线生机,乌恒肯定是自信能找到出路,才会如此贸然跳进去的。”雪花十分肯定地说道,当然说归说,心中还是异常担心,只能在心中默默为他祈祷了。

    另外一边,传来刺耳的大笑声。

    “人族神体,今日除名了!”

    “他早该死了,嚣张不可一世!”风月阁、赶尸派相继出言冷嘲热讽。

    天罡老祖神色有些疯狂,见乌恒与孙义清在差不多河中央的地域沉入,且久久不见冒头,这才刚肯定的发出得意笑声,道:“年纪轻轻,却ziji要去找死,罢了,昔日仇恨烟消云散,就随他长埋在此!”

    身为一代大圣,还是需要一些肚量的,人既然已经死了,就没必要再过度恶言相加。

    这一次,他十分肯定乌恒必死无疑才敢说出那番看似高深的言语,否则又要出个大糗!

    乌恒敌对面,个个过年似的一般renao,像一瞬间将长埋心中的积怨都疏通,畅快无比,甚至许多人当场开始喝酒吃肉庆祝。

    “殿主,我怀疑圣女冷寒霜的失踪,与乌恒有很大关系,他要是死了,线索不等于断了吗?”神殿大祭师站在一个神秘男子身边,沙哑着声音,如此说道。

    神殿殿主一袭雪白长衣,眉心处印着的一个“神”字显得很有神圣威严感,他俊朗的面容平平淡淡,处事不静,看起来才三十出头的样子,出言道:“不用担心寒霜,她是天命注定的一代大帝,没有任何事物可以阻挡!”

    “是。”神殿大祭师点点头,神殿殿主一向说一不二,他多说无益。

    “就是可惜了这么一个天才,如此年轻,便长埋沉尸河边,偌日后寒霜走上登帝之路,他辅助在旁也是不小助力!”神殿殿主发出叹息声。

    “人族神体与圣女好像有着一些纠葛。”

    “不提也罢,那些流言蜚语,只是流言蜚语,人已经死了,无从追溯。”

    “是。”神殿大祭师依然是很简短的一个字回答,他很清楚“流言蜚语只是流言蜚语”的真正含义,就算是真的,那也只是流言蜚语了。

    沉尸河低,乌恒与孙义清抱着两块大石头艰难前行,水面越来越寒冷刺骨,每一脚踩下去,都会陷入柔软的河沙中,当然有的时候是踩在一下雪白骨头上面。这条河到处都是雪白尸骸,大多都有了悠久年月。

    乌恒将那些骨头都收集起来,放入护心纹玉内。

    孙义清看怪物一般的盯着他,头皮发麻道:“这些人不知道死了多少年,你也敢带在身上?”

    “死了那么多年,骨头却保存完好,绝对是古之圣贤的东西,里面蕴含大道,不带在身上,难道丢在这里?”乌恒理所当然的说。

    “那我也收集一些,待回去好好临摹!”

    不出多久,他们走在了河中央的最中心处低端,只觉得有一阵阴风从头皮掠过,抬头一看,便能发现黄泉水就在最顶端的三米深处范围静静流淌!

    奈何桥,黄泉水……这种东西静静摆在那儿,就很令人觉得毛骨悚然。

    “不要多看了,快走。”乌恒眉头紧皱,与孙义清利用神念对话。

    这条河隔绝精元之力,却并非完全隔绝,比如打开储存法器的精元还是能些许用出的,又比如神念传音,其它的则很难使用,更别说使用精元催动兵器。

    很快,二人渡过了最艰难的一段河域,成功越过黄泉水流域,再次重见天日,从河面上冒出头来。二人憋得脸涨红一片,大口呼吸空气。

    而河岸边,几万修士石化当场,原本一个个对酒当歌,说终于除掉心腹大患的人神色很精彩,都用力揉着眼睛,生怕ziji看错了什么。

    “是乌恒与孙义清,他们还活着!”

    “那两个家伙不是沉入黄泉水中了吗?”

    …………。.。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www.biqugedu.com